幾個人在座艦裡面商議了許久,反而是皮埃爾的話讓眾人對他刮目相看。

皮埃爾說:「現在公爵大人已經控制了南京,按照我的理解,這和當年洪武皇帝時候的情形很相似。韃靼人很快就會因為缺少南方的銀票米糧而窒息。

歐洲三十年戰爭也已經結束了,現在白銀再一次流入大明是沒有問題的。況且,江南地區物產豐富,要什麼有什麼,黃金白銀肯定會源源不斷的流入。元首完全可以就此發行大明自己的貨幣。

而朝鮮作為大明的藩屬,自然需要用大明的貨幣。只有掌握了貨幣發行權,其他的一切都好說了。我們西方有一句諺語:有錢諸事順利,連戰爭也一樣。」

曹海濤聽了哈哈大笑說道:「皮——埃爾,你這個鬼夷,你的心眼子還真多啊。這要是談成了,你這紅毛鬼在元首那又陞官了。」

聽說能陞官,皮埃爾早把剛才的不愉快忘得一乾二淨。皮埃爾的德性,好聽一點說他是一個積極要求進步,完全喜歡融入世俗世界的神學家,難聽點說就是「官迷」。

保羅和皮埃爾不一樣。保羅自視為貴族,有騎士精神,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換取榮譽。皮埃爾喜歡耍嘴皮子、玩心眼子,希望通過自己的「智慧」換取功名,很有一點戰國時代蘇秦張儀等縱橫家的味道。

當下皮埃爾滿臉堆笑地說道:「還望大人多多提攜。」

曹海濤一聽大笑起來,畢竟皮埃爾又沒為了騙他錢說他得了梅毒,也沒裝成法國人和他亂搞,兩個人本來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衝突。曹海濤看到皮埃爾如此「恭敬」當下說道:「好說,好說!老皮啊,你會造船,我會開船,咱倆其實該當夫妻才對啊!」

說罷,眾人一起大笑。

。喇叭聲中傳出聲音,「延鋒你的防禦很高,可以直面艦長他們,他們的波音槍對你無效。」

「本多一村,你面向忍者部隊,他們的子彈對你無效。」

「其他人就隨意站在他們身後,可以跟他們剛一波,我們勝算很大。」

「明白了,我們不用自相殘殺,一定可以干過他們。」野鶴十文立即竄到延鋒的背後。

隨後又想了想,艦長那邊人數眾多,戰鬥將肯定激烈,腳步一轉又想來到羅飛的背後。

眼睛一看,我滴個天吶,羅飛背後是……

《重裝廢土》第五百三十八章:真艦長出沒十二月一日,夜晚,明月高懸。

動情的歌聲飄蕩在流光溢彩的廳堂,一張張圓桌上擺滿酒盞佳肴,柔和燈影照亮一片片笑語歡談。門外的月光鑽不進來,無法參與這場只屬於他們的盛宴。

林閬坐在席位上,托著下巴靜靜發獃。桌面小巧鮮艷的紅氣球映紅了玻璃酒杯,親近的朋友們圍坐一桌。在熱鬧溫馨的氛圍里,她感到幸福縈繞的踏實,隱約間有些許空落。

距離白雪失蹤已經過去五天,酒吧風波漸漸平息,虹姐在昨天發布了一個通知,於是今夜,刺玫……

《流光刺客》第76章曾幾何時。 「可以啊!沒想到你反應這麼快,真上道啊!」

沈懷琳之前大聲吵嚷,隨後本想着坐在地上,獨自哭泣。

沒想到霍城突然一把將她摟到懷裏,安慰了起來。

雖然沈懷琳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反應過來,當即兩人配合起來。

十分的默契。

效果出奇的好。

「真的,霍城,你沒考慮過進娛樂圈發展。現在片酬代言費那麼高,憑着你的條件,進去了豈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賺的盆滿缽滿,比你現在輕鬆多了。」

「未必。」

霍城微微一笑,語氣淡淡,「況且,掙得未必有我現在掙得多。」

聞言沈懷琳想了想,贊同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一般人或許比不上。但是你不一樣,你不是正常人。」

霍城:「……」

雖然是誇讚的話,但是聽起來怎麼覺得那麼彆扭呢?

不跟她一般計較,霍城看了看她的衣服:「你要不要去換身衣服?」

「說的也是。」

畢竟目的已經達到了,破了的衣服就沒有穿着的必要了。

「你等我一下,我換完衣服,咱倆就出去吧。」

「好。」

目送着她進了更衣室,霍城坐在床上,拿着手機回復消息。

敲門聲響起,他走過去打開門。

門外站着的是沈文林。

「琳琳……霍城,是你啊。」

看到是霍城,沈文林原本焦急的神情有所緩解,但是依舊未曾放鬆下來。

霍城當即讓出道來,解釋道:「她去換衣服了。」

「這樣啊。」

點了點頭,沈文林走進來,踟躕了片刻,忍不住問道,「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之前兄妹兩人在書房商談公司的事情,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等到出來便聽說沈佳慧被沈老夫人罰到庭院中去跪着。

當時沈文秀的臉就黑了,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沈文林詢問其他人事情的緣由,結果卻聽說沈懷琳險些受傷,頓時便耐不住了。

急忙趕來。

「這件事還是等琳琳告訴您吧。」

關於這種事,霍城的身份,並不好多說什麼。

畢竟有些事,他也還沒摸清沈懷琳的意思。

「不過您放心,琳琳沒受傷,安然無恙。」

「那就好,那就好……」

聞言沈文林頓時鬆了口氣。

霍城的話,可信度還是更高一些的。

不多時,沈懷琳換完衣服,走了出來。

「爸,您怎麼來了?」

「明知故問。」

沈文林快步走上前,拉着她的手腕,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確定沒有看到傷口,這才徹底的放下心來。

「怎麼回事,你們兩個怎麼又鬧起來了?」

「當然是因為有人犯賤,我也只能見招拆招。」

沈懷琳癟著嘴,一副嫌棄不已的模樣。

之前發生的事情,沈文林並不知曉,如今聽着滿頭霧水。

幸好沈懷琳也沒打算再瞞着他:「是她先招惹我的,故意在我的快遞里藏刀片,把我的手都割傷了。我讓她道歉,已經算是格外仁慈了,偏偏她不知足,還想要跟我討價還價,那我肯定不能容忍,所以就……」

「你的手受傷了?」

果然當父親的,更在意的是孩子的健康。

一聽說沈懷琳受了傷,整個心都提了起來。

抓着她的手一看,果然手心還有淺淺的痕迹,看上去觸目驚心。

「這個沈佳慧,當真是無法無天,居然都敢傷人了!簡直不把我放在眼裏!」

「爸,您別生氣。」

見他動怒,沈懷琳連忙柔聲安撫,笑嘻嘻的說道,「她也沒什麼好果子吃,原本只是跟我道歉就好,如今鬧的人盡皆知,還被罰跪。這次過後,起碼一段時間,她在親戚面前都抬不起頭來。」

「我仍覺得便宜了她。」

「沒辦法,看在奶奶的份上,我也不能做的太過,否則,過猶不及。」

聞言沈文林的臉色一下子變了樣。

張了張嘴,最終化為了一聲嘆息。

「是我無能,護不住你。」

「爸,您瞎說什麼呢!」

沈懷琳哭笑不得,抱着他的肩膀撒嬌,「正是有您在,我才能如此的肆無忌憚,無法無天啊。」

。 「大哥哥,清姐是好人,你快想辦法救救她吧。」看到高有田不是馬上回頭扎入水中救人,而是躺在岸邊歇息,喬雪這小妮子與清姐投緣,心下大急,有些不滿地蹲了下來,用手推了一下高有田的胳膊催促着。

傻丫頭,哥知道清姐是好人,可你也得讓咱緩一口氣啊,你以為哥是超人啊。高有田苦笑不已。

為了儘快恢復體力,高有田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握著腰間的香囊,掌心迅速湧入一股強大而平和的氣息,高有田立即按著春宮圖那套功法運行體內的內息,他發覺兩者看似天敵,卻又相輔相成,只感到隨着內息所至,那裏的肌肉就像注入生機和活力一般,疲憊盡去,內息運行了一周天,他感覺狀態已經可以達到平時的七八成了。時間緊迫,沒時間運行第二周天了,先救人再說吧。

高有田猛地一躍而起,倒把池秋雲和喬雪嚇了一跳,池秋雲關切地問:「傻大個,你沒事吧,手腳有抽筋的感覺嗎,還能不能下水?」

「沒事,放心,我下水去了。」高有田應着,一頭扎入江水中,朝清姐快速游去,雖然浪高水急,但對高有田沒有多大的影響,不一會兒,他就游到清姐的身後。只見清姐面色蒼白,雙唇發紫,雙眼已無法睜開,抱着一塊船板,拚命地扑打着,這是到了力盡之時,在絕望中作垂死掙扎,這個時候靠近她很危險,她會不管不顧地瘋狂地纏着你,要死一起死,這是人的本能,跟熟不熟無關,很多人就是因為救人心切,草率靠近溺水之人,最後人沒救成反而被溺水之人拖入江底。

因為肺部嗆水和大腦缺氧,以及對死亡和黑暗的畏懼,這時的清姐意識進入了一種迷亂、抓狂的狀態,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要救她必須繞到她的後背,然後一舉擊暈她。

高有田當機立斷,一掌擊向清姐的後頸部位,但他也是第一次這樣救人,因此力度拿捏得不好,擊打的位置拍得低了一些,這一拍不但沒打暈她,反而驚醒了她,只見清姐下意識超常敏銳地往後一抓,高有田的手臂竟給她死死纏住,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上也就一瞬間的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高有田頓時手忙腳亂,可想掙又掙不脫,尚有一個空閑的左手下意識地叉向她的脖子,隨後感覺手腕一疼,原來清姐可能是覺得手腳纏得不夠穩,竟張口咬住他的手腕。

危險逼近之際,一種自保的本能,驅使著高有田下意識抬起膝蓋朝纏着自己的人撞去,但隨即驚覺纏着自己的是清姐,不是劉老三,這一膝撞可是全力一擊,要是撞實了,恐怕盆骨都要開裂。高有田趕緊中途急剎車,嚇出一身冷汗。

然而再不趕緊想辦法脫困,兩人很快就要沉入江底餵魚。高有田左手掙不脫她的牙齒,緊要關頭,他靈機一動,右手朝其敏感部位探去,心裏說:清姐啊,事急從權,請原諒,要是不這樣,咱們兩個今兒都得葬身江底。正分神之際,感覺被咬着的左腕一松,果然這一招很有效,成功轉移了清姐的注意力,牙齒鬆開了他的右臂。

死也要保住自己的貞潔和尊嚴,高有田心裏不禁對這個女子生出一種發自心底的敬重。

不過,這時兩人都已經快要沉到江底了,水壓的增大,高有田感覺耳膜都快破裂了,清姐的呼吸也變得很困難了,再不浮出水面換氣,她很快就窒息而亡。

換氣,對,趕緊換氣,高有田想起某部電影中水下救人的鏡頭,虧就虧一點吧,嘗試一下嘴對嘴換氣,希望事後清姐能理解事急從權。

於是,高有田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嘴,對接上清姐的嘴巴,朝她嘴裏渡氣,清姐因為缺氧而抓狂,突然發現有空氣,自是貪婪地呼吸著,呼吸一下子沒那麼困難了,神志漸漸清醒過來,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給自己渡氣的人竟是高有田,剛開始,她還以為高有田在非禮她,不禁感到一陣羞憤,隨後想到是高有田是在救自己,不禁為自己的誤會而感到慚愧。

危難之際最能見真情。清姐心裏此刻對高有田充滿了感激。大難臨頭,夫妻尚且各自飛,高有田卻冒着生命危險回來救她這麼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女子,可見這個年輕人的心地多善良,待人多真誠,胸懷多寬廣,難怪池秋雲這樣優秀的女孩也能接受他。從死亡邊緣掙扎回來,她更加珍惜生命的可貴,活着是那樣美好。

「唉,這個救命大恩也不知怎麼報答,有田啊……」

兩人再次浮出水面時,有一種從地獄回到人間的感覺。

天上滿天星斗,夜雲如流水,東方的天際也微微泛白。岸上,有人在呼喚着她和高有田的名字,似乎不只是池秋雲和喬雪。

隨後,兩人相互配合,游到了岸邊,上了岸,只見除了池秋雲和喬雪,還有三名浪竹派出所的警務人員。

「清姐……」

「傻大個……」

看到高有田終於把柳清救了上來,池秋雲和喬雪迎了上來,關切地詢問。

剛才看到高有田和柳清沉到水裏,許久都沒見浮出水面,可擔心了,二女都哭了起來,可又無可奈何,只能等待奇迹的出現。

正哭喊著的時候,浪竹派出所的一支巡邏小分隊接到110指揮中心的指令也趕到事發地點,但黑乎乎的江面卻看不到有什麼人跡,江中浪高水急的,又沒帶有救生裝備,因此也是束手無策,只好向所領導報告,請求支援。

雖然在水底下瘋狂發泄了一通,還帶着柳清游上岸,但高有田一點也感覺不到疲累,反而神采奕奕,似乎體內的內息比之前又強大了很多。其實,高有田並不知道,剛才在水底救人的生死瞬間,他的體能和內功又有了新的突破。

「我沒什麼事,就是清姐在水裏浸泡的時間長,體溫有些低,渾身沒力,你們照顧好她吧。」高有田對池秋雲說。

池秋雲關切地看了眼,然後同喬雪一起攙扶著臉色蒼白、近乎脫力的清姐,並幫她擰乾濕漉漉的衣服。

「小夥子,我是浪竹派出所副所長田陽,船里還有其他人嗎?」這時,一位40多歲、頭髮有點發白的民警走了過來詢問。

「噢,是田所長,船里沒有其他人了,船上的幾個鬼鬼祟祟的船工也跑了。」高有田說。

「噢,你叫高有田?哪裏人?怎麼這麼晚出現在這裏,說一下具體的經過吧。」田陽審視地看着高有田,問。

「是的,我叫高有田,家住紅蓮灣村1隊,紅蓮灣村委的文書,事情是這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高有田於是將事情的經過大致經過講述了一遍。

「嗯,小夥子了不起,遇事沉着應對,赤手空拳勇斗歹徒,保護三位女同志的安全。」田副所長看見這個小夥子很誠實,還是村文書,讚賞地說。

「沒辦法,遇上了,好在平時注意打熬身體,有一身蠻力,沒想到關鍵時刻真能用得上。」高有田憨憨地說。

「嗯,既然水下沒其他人,船工也跑了,你們幾個先跟我們回所里做個筆錄吧,沉船的事待天亮自會有航運部門和當地政府打撈處理。」田副所長說。

。 消息傳回棒子國,其國民憤怒不已,表示丟臉丟到國外去,建議開除那傢伙的國籍。既然那麼喜歡冒充中國人,讓他加入中國國籍就好了。

這立即遭到中國網民的回懟:開什麼玩笑?知道中國身份證有多不好拿?

另外,這種事情,你們棒子做得還少嗎?

此次,不過是被發現,感覺丟臉,才表現出這副模樣吧?如果沒被發現,估計還在偷樂,暗中支持這種行為吧?

大家都是見識過棒子的無恥的,絲毫不懷疑這種可能性。

一直到深夜,侯爵才放方醒他們回去,還表示,以後隨時歡迎他們到來作客。本來,侯爵還邀請方醒他們去看足球賽的,讓方醒給婉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