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國內,一名長相平平無奇,但是頭腦卻是異常清醒的精英,正在研究新的創業機會。

他可以算是國內最早進入互聯網的老牌從業者,已經而立之年的他,按理來說,並不是創業的最佳時期。

然而這名少年崛起,一路順風順水,早就已經實現財務自由,在普通人乃至精英眼中,都是天之驕子的互聯網從業者,卻是根本不覺得自己是成功的。

雖然財務已經自由,可以算是人生贏家了,但是想一想自己曾經錯過的那些機遇,曾經自己瞧不起的人士,卻是已經靠著他根本捨不得投資的公司,現在成為了互聯網的風雲人物,雷均的心中,就有著強烈的不甘心。

因而他已經打算徹底的從自己奮戰了十幾年的公司推出,開始一段新的人生!

「人人都說我的眼光有問題,當了那麼多公司的天使投資人,卻是根本沒有抓住最優質的兩家公司,那麼現在我就自己創業,我就不信以我的能力,無法選中一個合適的行業,成為再次攪動風雲的人物!」

身為一名少年就開始崛起的天才,雷均毫無疑問是驕傲的,現在他的人生追求,只剩下了一個,那就是再次證明自己。

輿論的作用,比之所有人想象的更大,面對現在業界流傳許久的聲音,還有無數人對他的調侃,本就傲氣的雷均如何能夠受得了這種打擊。

誠然這更多的是一種調侃,並不算是什麼侮辱的話語,但是在雷均的心中那就是侮辱!

否則很多像是他這樣功成名就的人,四十歲的年紀,早就開始退休享受人生了,而雷均卻是偏偏要迎難而上,用一種所有人都沒有預料的方式,證明自己的實力,刷新世人對他的認知。

那麼到時候拿所謂的調侃,所謂的眼光不如人,也就是成為了一種激勵,成為了一種美談,而不是如同現在,讓雷均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兩家已經成為互聯網巨頭,甚至可以說巨無霸的公司,雷均自己也是極為後悔的,畢竟當初的他只要稍稍的投資一筆,那麼現在掌握的兩家公司股份都不少啊。

可是後悔已經沒有作用,證明自己卻是必須要抓緊,而現在雷均知道證明自己的機會來了,或許這就是自己可以抓住的唯一一次機會,一旦錯過了這次機會,想要創業成功,讓世人都知曉他自己就可以成為一名成功的創業者,還不知道需要等待多久。

「下一次風口,必然屬於智能手機,手機行業的變革已經到來,智能手機絕對是以後互聯網發展的方向,時代已經改變,我也必須要抓出機會,那麼首先就從拿到夏宇集團的新手機系統發布會開始吧!」

雷均輕輕的笑了起來,他已經內心有了方案,現在只要抓住這一次的機會!

。 「我會治好你的!」

千尋對傑克一臉認真地說。

雖然有范馬血脈做保護傘,但那些致命毒素,依然殘留在身體各處。

如果無法將這些剔除乾淨,後者看似強如鋼筋的體魄,便隨着年齡增漲慢慢崩潰。

這也是許多武道家,為何年邁之時,一身頑疾緣故。

全憑藉年輕的本錢,而肆意妄為。

傑克剛拿起筷子的手,微微一頓,默默看向那宛如溫泉的眸子。

「好!」

只有簡單一個字。

「來來,快吃飯,不然菜都涼了。」

刃牙插入進來,用公筷分別給兩人,夾了一片三文魚刺身。

「這本來就是涼食!」

「哈哈,是嘛。」

小抿了一口清淡的味增湯,千尋和刃牙兩人開始聊起天。

內容對別人來說,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但對他們都是記憶的里程碑。

彷彿真回到那個時代,傑克臉上也罕見露出笑容。

城市霓虹的燈光,宛如萬花筒般迷人,東京灣對面游輪停靠碼頭修整。

煙花綻放在夜空上方,讓受驚的月亮躲在黑雲身後。

三人眺望打開天窗的遠方,一切都顯得那麼溫馨安寧。

「我們好久都沒這樣聚在……」

刃牙話音未落,一道電話聲打破寧靜,千尋快速接過。

「千尋先生,我們剛檢查到,死囚多利安下落,如果有時間請麻煩過去一下。」

「沒問題!」

他掛掉電話,快速站起身。

「大哥,二哥,你們先慢慢吃吧,我還有事處理。」

說完,千尋便風風火火出門,並離開了庭院。

兩人看着那空無一人,和還未開動的筷子,便覺得一陣好笑。

「我們這個弟弟也忙了……」

「這是件好事。」

傑克拉開啤酒易拉罐,頓頓獨飲了幾大口。

……

「偏偏這個時候,多利安別讓我逮住了!」

大街上,千尋臉色十分不爽,導致這一切罪魁禍首,便是這名從美國監獄逃離的死囚。

此時,根據宮野警官的線索,多利安又去神心會踢館。

只不過,這次踢到了鐵板,武神愚地獨步正在總部休息。

即使後者體力每年都在下降,完全不復巔峰狀態,但對付區區一個多利安,還是綽綽有餘。

但勝不過對方陰險,多利安居然用帶了汽油,並提前灑在神心會四周。

急迫的汽鳴聲奏響,令人晃眼的消防車,行駛在去往神心會路上。

千尋收回視線,開始留意周圍驚慌好奇的人群。

這裏是唯一逃跑路線,他只需以逸待勞即可,等待多利安自動送上門來。

果不其然,過了沒多久,一個渾身被燒傷的白人,急忙跑進某個漆黑小巷內。

只有千尋注意到了。

「多利安,我看你往哪兒跑!」

他摩擦拳腳,鼓足幹勁。

最近各種武術的招式,自己越來越嫻熟,自從斯別克一戰之後,這股感覺愈發強烈。

好像它們都有個共同點,但千尋怎麼埋頭苦思,都無法察覺那個點究竟是什麼。

它好似連接着所有,如果非要比喻,便是萬千生命的最始點。

單細胞!

而武術又是什麼呢?

千尋只覺得,自己問題越來越嚴重,一直陷入囹圄之中。

剛才好不容易得到放鬆,結果這多利安好巧不巧撞上槍口。

可就當他準備,追上去時候,一位穿綠色外套的年輕人,直接搶先一步跟着溜了進去。

「那是誰?」

千尋連忙緊跟其後,剛到小巷口,便看見地面井蓋輕輕合上。

已經過了十幾年,動漫記憶自然有點模糊,不過大致推斷,那人應該是空手道的加藤清澄。

一個主張實戰派的空手家,與愚地克巳亦師亦友的關係。

之前神心會有過一面之緣。

「不過以他的實力,好像根本不是多利安對手。」

千尋踢開井蓋,露出嫌棄之色:「為什麼壞人,總喜歡鑽下水道!」

抱怨歸抱怨,但身體卻一刻也不耽擱,迅速跳了進去。

漆黑隧道里,只剩下呼呼聲,夾雜一股難聞的臭味。

而此時此刻,搶先一步的加藤清澄,一路摸索到多利安老巢。

「找到你了!」

四麵灰色牆壁上,佈滿了蜘蛛網,嘀嗒水聲落在潮濕地面。

一些簡單家庭用具,擺置在脫漆的木柜上,還有張極有年代感的木床。

誰會想到,下水道居然有這種地方,簡直是一個秘密基地。

而建造者多利安,早在五十多年前,就在這個地方住過。

沒錯就是二戰時期!

來往東京的死囚,很多都是戰犯,被戰火焚燒的他們,早已不適合來之不易的和平。

一心只想廝殺,說是敗北,很大程度上就是滿足自己個人慾望。

「是你啊。」

多利安用酒精擦拭傷口,語氣說不上來的失望。

頓時,加藤清澄惱羞成怒,從台階跳了下來。

但對方看都沒看他一眼,依然平靜處理各處燒傷的皮膚。

「就憑你也想讓我敗北,別白日做夢了,即使雄獅已經傷痕纍纍,但也不是那些獵物所能冒犯。」

他將酒瓶放在木柜上,緩慢站起身,加藤清澄忍無可忍一腳踹去。

你全盛時期,我或許不敵,但都傷成這副鬼樣了,難道還打不過?

人總會有一種迷之自信,就比如現在加藤清澄,就是很明顯的例子。

如果能打敗這種怪物,獨步老師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

沒錯!

加藤清澄你絕對可以成功。

腳踢越來越近,他面色露出激動的興奮。

然而,多利安則一臉漠然:

「實在無聊至極!」

說完,便以極快速度,直接抓起酒瓶狠狠砸在對方腦袋。

剎那間,加藤清澄吃疼一下,重重摔倒在地。

頭頂鮮血流淌,他大腦一片空白。

但多利安沒給他反應機會,順手將砸破的酒瓶,像利刃捅在對方面門。

「不要,快…快住手!!」

玻璃渣刺破皮膚,加藤清澄凄慘大叫,趕緊左腳踹開對方。

他艱難睜開眼睛,整個視線都是血紅,腦袋也暈暈乎乎。

這傢伙不是受傷了嗎?!

怎麼反應速度,還這麼快!!

「你我之間的差距,大到不可尺量,本以為可以釣到大魚,結果只是淺湖的小蝦米。」

在加藤清澄難看臉色下,多利安展開豐滿背肌,嘴角勾起一抹嘲諷。

「真以為我是在逃跑?只不過和你們玩玩而已,沒人可以賜予我敗北,包括愚地獨步。」

「誰來也不行,更別說你了!!」 第3131章研究幻獸

「你們鬼鬼祟祟的躲在這幹什麼?」林天成眼睛微微眯起看着此人。

他不是什麼嗜殺之人,但是這二人一直躲在此處暗自窺視自己,顯然是圖謀不軌。

「大人饒命,我們是馮家弟子,此行之為道元果樹而來,無意冒犯大人,起先是見大人被圍本想斂息避難,不了大人神威蓋世,將危險扼殺於搖籃之中,所以我兩才想趁機保命離開!」那名被擒的馮家弟子戰戰兢兢的說道。

「馮家之人?哼……既然你們已經見過我出手,那就不能留你們給馮輝報信了!」說罷,林天成虛握的手掌輕輕一捏,頓時那人便轟的一聲直接爆成一團血霧。

另一名馮家弟子甚至不等林天成動手,自己就活活把自己嚇死了,身形垂直落下,當場氣絕!

「真丟人!」林天成不屑的瞥了一眼下方沉入靈氣之海中的屍體,閃身朝着遠方飛去。

林天成不知道這方世界有多大,但是既然大家都在朝着島嶼方向行進,那就說明自己的方向沒有錯,登島也只是時間問題。

在他離去后的一個時辰,一道身形出現在他之前大發神威的地方,正是帶他進入虛空秘境的應天寶,他來到此處之後雙眼一閉,仔細的感受四周殘餘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