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不知道,其實他還真的猜對了。

這個冰火兩儀眼,正是龍神在神界被打敗后化身九龍之中的冰龍王和火龍王死後掉落在這裏形成的。

這裏能夠成為仙草成長的寶地,也完全是因為冰龍王和火龍王死後化成的冰火兩儀眼給它們帶來了珍貴的生長環境。

不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在冰火兩儀眼這裏的仙草和各種植物,雖然能夠得到快速的生長,可是冰龍王和火龍王死後殘存的龍威,卻壓制着它們無法誕生靈魂。

這也是為什麼,這裏的諸多草藥和仙草擁有魂力,卻無法成為魂獸的原因。

而在萬年之後,冰龍王和火龍王殘存的龍威消散殆盡,這裏重新生長出來的仙草,紛紛誕生靈智成為了強大的魂獸。

不過就算不知道,也不妨礙墨白感受着兩具龍骨殘存的龍威兩眼發光。

龍威,這可是好東西啊!

正好,他可以嘗試一下使用傳承至暗魔邪神虎而來的吞噬能力。

「藍銀有靈,生生不息!」

數十上百株同樣無懼冰火兩儀眼的藍銀皇,被墨白召喚了出來,在兩具龍骨的四周藤升而起。

「第六魂技·吸噬!」

緊接着,墨白就釋放出了他的第六魂技,同時也把傳承至暗魔邪神虎那至邪屬性的吞噬能力附加在他的第六魂技上面。

噗噗噗——

在墨白的第六魂技施展之下,那些藍銀皇猶如鮮花綻放一般,頂部紛紛化作捕獸草巨口,然後紛紛對着它們面前的骸骨啃咬了上去。

兩具龍骨的骨架太大,它們都只能咬在上面,卻也展現出了蟻多咬死象的一幕,兩具骨架幾乎都被咬住了。

只是這兩句龍骨的骨架太堅硬了,墨白的藍銀皇無法咬斷,只能是啃在上面,咬着不放。

然後就這樣直接發動了它們吸噬的能力,大口大口的吸噬著龍骨上殘留的力量。

一開始,兩具龍骨被吸噬著也是無動於衷,安然無恙,可是隨着墨白的至邪吞噬屬性也輸送到所有的藍銀皇身上之後。

哧哧哧——

一時間,所有藍銀皇的吸噬能力頓時得到了幾何倍的增強,龍骨上開始有能量被它們吸噬,然後一一反饋到墨白身上。

沒有廢話,墨白馬上在水中打坐修鍊起來,吸收著龍骨上的力量。

兩具龍骨身上殘存的也沒什麼力量了,只有龍威殘存,被墨白的藍銀皇源源不斷的吸噬著,然後反饋到墨白到身上。

而隨着兩具龍骨身上的龍威被吸噬,冰龍王和火龍王的骸骨也在逐漸的消散。

一個星期後,冰龍王和火龍王的骸骨便徹底的消散不見了。

墨白,也從修鍊中睜開雙眼。

轟——

一股看不見的威壓,頓時從墨白的身上爆發出來,把整個冰火兩儀眼都給震動了一下,水面盪起一圈圈的漣漪。

「實力基本上沒變強,身上的氣勢變強了!」

「現在我的魂壓中帶着龍威,也不知道能有多大的震懾力!」

睜開雙眼的墨白,感受着自身的實力,喃喃低語了一聲。

自身的魂壓強化到什麼程度,他自己也不知道,需要驗證過才清楚。

「沒想到這又是一個星期過去了,這次出來有點久了!」

「老師和千仞雪,估計都要擔心了,該回去了!」

感嘆一聲,墨白這次沒有再耽擱,直接救往水面遊了上去。

噗——

從冰火兩儀眼中出來后,從儲物手鐲中拿出衣服穿上之後,看了一眼那些仙草幼植,墨白很快移開視線,然後離開了冰火兩儀眼寶地。

那些仙草幼植,連魂力都還沒有凝聚,摘取了也是沒用的雜草而已。

……

「老師,我回來了!」

回到武魂殿之後,墨白連忙先去見了比比東。

之前他離開的時候,和比比東說了大概是離開一個月左右,現在卻快兩個月了。

「回來就好,這次出去有收穫嗎?」

比比東見到墨白回來,心底也是放下了擔憂,然後面無表情的對着墨白詢問起來。

比比東也是想在墨白的面前,維持老師的威嚴,所以才這樣的。

「有的,老師,我現在已經70級了!」

墨白摸了摸鼻子,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

「你都做了什麼了?」

比比東聽到墨白的話,不由吃驚的站了起來。

雖然早就被墨白的修鍊速度驚訝無數次了,也無數次告訴自己不管墨白的修鍊有多快,也不用驚訝,可是比比東還是再一次的被驚訝到了。

距離墨白上次提升到69級,才兩個月時間吧?

兩個月時間就從69級突破到70級了?

而且還是對魂師來說最重要的一個關卡。

「老師,我也是運氣好,發現了兩具龍的骸骨……」

墨白見到比比東吃驚的樣子,心底呵呵一笑,然後就說起了自己的情況。

對那兩具龍骨可能是神級魂獸龍骨的猜測墨白沒說,就只是可能是十萬年的,然後墨白也把他上次繼承了暗魔邪神虎的至邪吞噬能力跟比比東說了出來。

要是以前,墨白可能不會說太多自身的能力,不過現在兩人發生過關係,自然是有些不同的,反正墨白是覺得可以更加相信比比東一點的。

利用暗魔邪神虎繼承而來的至邪吞噬的能力,加上第六魂技的吸噬,吞噬了兩具龍骨。

聽到墨白的解釋,比比東淡定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你的吞噬能力,最好不好多用,力量還是要自己修鍊來的比較好!而且絕對不能使用在人類身上!」

隨後比比東對着墨白告誡來一聲,魂師界,也是存在不少類似吞噬能力的魂技的,武魂殿通緝的惡魂師,不少就是這種情況的。

通過吞噬人類魂師強大自己,走入了邪道。

至於她當初吞噬了千尋疾,比比東表示她那是報仇,也是為了開啟羅剎神的神考,所以不算。

「是,老師!」

墨白認真的點了點頭,就算比比東不說,他也沒想過把吞噬的能力在人類身上使用的。

否則對他來說,可以吞吃魂獸增加年限,好像也可以吞吃人類魂師增加年限,畢竟人類魂師身上也是有魂環的。

只是墨白從來沒想過去嘗試,去驗證。

這點底線他還是有的!

「跟我到訓練場來!」

「最近你的魂力提升的太快了,老師要看看你對自身的能力掌握得如何!」

見到墨白認真的聽了進去,比比東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着墨白說道。

墨白最近魂力等級提升太快了,所以她有些擔心。

說完,比比東也不給墨白拒絕的機會,也不容墨白拒絕,率先就轉身向訓練場的方向走去。

墨白看着比比東修長美麗的背影,在後面連忙跟上。

跟在後面,墨白的目光又不由自主的落在比比東那美麗的背影上,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憶起那一晚,自己趴在這粉背上的情形。

不過很快,墨白就強制把目光移開,再看就要被老師發現了。

很快,墨白就跟着比比東來到了訓練場上。

「來吧,全力出手,讓我看看你現在對自身的力量掌握得如何!」

比比東把手中的權杖往地面一頓,便對着對面的墨白開口道。

「是,老師!」

墨白點點頭,召喚出藍銀皇的同時,星眸也第一時間開啟。

不過下一秒,墨白的眼神便是微微一顫。

因為他的星眸,在比比東的小腹上看到了一個讓他極度震撼的情況。

……

7017k 月色凝重。

「原以為這寧唐生了個天才女兒,又做了這新一代白靈之主的岳父,可以在這白靈山有個權重的地位,誰知道這老爺子沒有管理才能,可惜可惜。」有人端起了茶碗,看向對面的人。

「誒!人家好好的在白靈山當修羅道導師,咋還輪得到你來胡說八道,就算再怎麼樣,也總比你在這裡聊天打屁的強。」那人回應。

「你還別說,要是我有這麼個女婿!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他端起酒碗飲了一口道:「啊~我要是有這麼出息的女兒和女婿,那我可能在這裡聊天打屁么?我定是與五大家族的人來往了,哪會來這破勞什子的酒館啊。」

「你這人!就是嘴炮一大堆!可別讓老闆娘聽了去!沒你好果子吃!」對面的人還有提醒的拍了下桌子。

「那老闆娘和我多交情啊!」那人又是小啜了一口酒,砸吧了嘴。

「呵!怎麼著就跟你有交情了!光大!就你這痞子樣!德行!」呼聞一個女音傳來!中性鏗鏘,大老遠就如老虎之威壓下來。

「老闆娘!我可是你的得力幹將!昨天晚上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光大又是歪頭歪腦的啜了一口酒:「真香誒這酒。」

「再亂說話把你丟到江裡頭餵魚!」老闆娘出來,拿過賬本丟給光大:「今個兒的賬可得算清楚咯,東邊的老王八又欠了賬了,不能讓他賺我們的便宜!」

「呦!哪個敢賺我們老闆娘的便宜,是那個老王八啊!那沒事了!」光大有說有笑的的將賬本接過,將酒放到一旁。

「這個老王八!竟然這麼摳門!花生米也要賒?他怎麼不把他那一身破爛也給賒了?」光大用毛筆點在一條賬目上:「王八郎!欠賬二銅元,累計三十銀。荷!夠多的!」

毛筆在他的手上飛舞,時不時還往他的嘴裡沾點水來醒墨。

「老闆娘!西邊的小霸王也欠了錢嘞!這記不記得?」

「不消記!那個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收不得他的錢了,哪天真還了錢,得咋們祖墳上冒了青煙嘞!!」老闆娘一甩袖扶著下巴看著光大記賬目。

「明了ao~」光大一劃,那記楚湘雲的條目就沒了,記賬三十二金。

「天色已晚,我也喝完這酒便走了」光大對面那人起身幹了那碗酒。

「別啊!肖老,好容易給你喝我們酒樓的珍釀,這囫圇吞一口下去可就沒內味兒了啊!」光大想要按下那名叫肖老的人,只見他白髮蒼蒼,卻精神的很。

「那著實有些可惜了!」肖老站起來,看著那隻剩半碗的酒。也覺得可惜起來。

「就是就是~光大快拿酒葫蘆來給肖老裝滿了!這肖老要走,自然不留的,快去~」老闆娘推了一下光大。

「好嘞!肖老稍等。」光大起身進後房。老闆娘伏案站了起來,將桌子收拾了也進了後房。

肖老又坐下啄了一口酒水,舒坦的很。

【鏜啷!】

酒樓的們被轟轟然大開。

「余香姐姐,可在?!」一個白衣華服,小月牙摺扇猛烈的扇著。來者的面孔有些嬌柔,卻是個男人。

實際上,他的聲音也陰柔的厲害,但是現在他看起來有些著急。

「這……」肖老被驚的站起來。

是羅木良,白靈山大家族羅家的公子哥。

其愛慕老闆娘的傳聞幾乎傳遍了白靈山一條街。

「不在嗎?」羅木良端端正正的進來,坐到了酒樓的位置上。靠近收銀台的方向。

準確的說,是靠近花余香常坐的位置。

「羅少爺又來找老闆娘?」肖老看了一下他,他有些喘。

「嗯!有要事相商。」羅木良有些急切的難受。他看了一眼

他的臉色慘白。看了一眼肖老。

「老闆娘幫我拿酒去了……」

「拿酒?這個時間怎麼還拿酒的!出事了!楚湘雲死了!」羅木良大叫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