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剛才說心臟很不舒服,其它護士進來替他打針他不肯指定要你,你快點進去,如果他有什麼閃失,別說你還能不能在這裡工作,龍城所有醫院都不敢收你的!」

顧汐怔住,她沒想到自己才離開醫院幾個小時,霍霆均就出事。

她也沒解釋什麼,連忙穿上工服一路小跑,衝進了8號房。

只見,男人半躺在床頭,拿著平板電腦,修長的手指在上面划動著,眼前是一片紅紅綠綠的數據。

他抬頭,看著上氣不接下氣滿臉擔憂的顧汐,性感的薄唇,咧起了一抹弧度。

「老是慌慌張張冒冒失失的,這醫院的護士就這個水平?」

顧汐走過來,察覺他的臉色沒有什麼異樣,甚至還在悠哉地看股市。

突然就明白過來了,冷呵道:「霍霆均,你幼不幼稚?」

男人俊臉拉長,顯然是第一次被這麼指名道姓,並且被罵「幼稚」。

幽眸染上了寒霜:「顧汐,你明白我想要什麼,只要你答應立馬離」

他一抬眸,見到她右邊白皙的臉頰上那五個淡紅的指印,忽爾住了嘴。

心莫名地一沉:「你臉怎麼了?」

顧汐把臉撇過去:「不關你的事!」

霍霆均盯她幾秒,悠然地道:「的確不關我的事,給我上針。」

顧汐深呼吸一口氣:「好。」

不能帶個人情緒上班,這是她一貫的原則。

顧汐走近,頭頂的燈光照亮了她白嫩的臉頰,那巴掌印更清晰了,已經腫了起來,她杏仁般的眼瞼,也泛著一圈紅色。

霍霆均雙唇緊住:「你哭鼻子了?」

顧汐頭也不抬:「那也不關你的事,霍先生,你只是我的病人。」

握著針的手,被人一把捏緊:「可你也是我霍霆均的妻子!」

她愕然地抬頭,對上他一雙幽深似海的眸。

心底深處,有什麼東西,被戳了一下。

但很快,她哂笑出聲:「妻子?你今早才說,顧夢才是你真正想要娶的女人,你們倆都是那種關係了,卻跟我說這樣的話,就不怕引她誤會?」

霍霆均想到顧夢,隨即放開了她的手。

這乾脆的動作,就跟剛才握了個燙手山芋似的。

「什麼那種關係?你姐姐純潔清白地跟了我,我很快會給她籌備一個盛大的婚禮,讓她風風光光嫁給我,由不得你以這種口吻來討論她!」。 何為王!

王,三橫代表天、地、人,一豎貫通天、地、人,這就是天、地、人都要歸「王」來管。

乃至尊之位。

趙信乃七國秦國之王,親自來帝山。

是屈尊。

他是不可能親登帝山的。

帝山腳下的兩位劍仙,聽到趙信威嚴的話語都不禁噤若寒蟬。

如今的蓬萊……

秦國秦王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凝九花天人之軀。

他們也沒想到,這位秦王竟然親自來了中帝帝山。七國君王,再非特殊情況下,不都不會親臨其他幾山的么?

趙信大手一揮,一把座椅就落在山下。

他傲然坐於王椅之上。

殺神白起束手站在他的身側,其身後的百名仙人也都是一臉的肅穆。

看到這一幕的兩位劍仙,互相對望了一眼。

「請秦王稍後,我等這就去通報!」

秦王都已親臨,他們就算再怎麼想故意去找秦國的麻煩,此時他們這些小小的護山使也不敢在王的面前造次。

帝山周圍也有不少仙人在。

當他們看到趙信時都會有些心驚,然而當他們注意到站在趙信身旁,束手而立看上去殺氣凜然的白起時,頓時神色變得不善。

「白起,你還真不怎麼招人待見啊。」

坐在王椅上的趙信低語一聲。

白起聽后朝着周圍的仙人瞥了一眼,將那些恨他恨得牙痒痒的神色都收入眼帘,嘴角露出一縷不易察覺的輕蔑笑意。

「螻蟻而已。」

當年他跟始皇在內島殺戮之時,那時候他們所殺的仙人是沒有指向性的,看到誰就殺誰。

反抗,殺!

臣服,也殺!

在當時那個時代,秦國之外儘是敵人。

始皇要斬盡天上仙的壯舉,其中有半數是白起替他殺出來的,他屠戮的仙人數量自然也不少。

兩千多年過去……

那些被殺的仙人的後代、曾經的好友,或是親人,對他肯定是心懷恨意的。

然而,白起並不在意這些。

慈不掌兵。

如果他在意那些人對自己的恨意,在意外面對他的看法,那他也沒有資格成為讓人膽寒的殺神。

掌星河殺神主星!

「那些仙人只要做的沒有太過火,就別理睬他們。」趙信輕聲低語道,「中帝軒轅氏,還是要給些面子的。」

「請王放心,末將不會為王帶來困擾。」白起凝聲道。

呼呼呼……

與此同時,內島的虛空之上無數道仙人的身影蜂擁而至,這些仙人都為了看熱鬧,也有不少是被忽悠來的。

總之,虛空之上仙人已匯聚的水泄不通。

「秦王在哪兒?!」

「你是不是瞎,那不是就在下面坐着么?瞧這氣勢,真不愧是秦王啊,這種劈你天下的感覺讓人不由自主就心生臣服。」

「這一看是個老秦吹了,你從哪兒感覺出來的?」

「有能耐你面朝著秦王試試。」

不多時,那冷嗤的仙人就瞪大了眼睛半晌都說不出話來,許久他才蠕動着嘴唇,小心翼翼的饒開。

「是真的,秦王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

「秦王此番來中帝山是要做什麼啊,殺神白起也在,這位可是跟五帝山中的諸多仙人都恩怨頗深,帶着白起來這不是要激化矛盾么?」

「你看那秦王身後的百仙,也都是氣息恐怖啊。」

「應該不會是為了交戰吧,真要交戰秦王帶的這些仙人根本就不夠,這裏歸根結底也是五帝山,實力不容小覷。」

眾仙議論紛紛。

在議論聲中,更多的還是認為趙信此番來此,並非是為了跟五帝山交惡。

一些被忽悠來都開始埋怨那些以訛傳訛的仙人。

然而——

儘管如此,眾仙卻誰都沒有走。

哪怕他們知道應該是打不起來,可是從秦王的態度上來看,他來中帝帝山也是有事而來。

並且,從他的眼神上看,雙方交涉的好似並不融洽。

「你們就一直被攔在這山腳了么?」趙信看着那兩名被派遣至此討要生命之泉的仙人低語。

他們倆的實力都是金仙巔峰。

距離大羅也就是一步之遙的實力,從境界上來說已經不錯的。

「是!」

兩位金仙回答。

「你們倆好歹也是個金仙巔峰,竟然讓兩個天仙境的劍仙給攔在山門外,還需要本王親臨,有些太丟人了吧!」趙信眯眼。

金仙聽到這番話都不敢再做聲的垂下頭。

要說丟人,確實丟人!

他們倆都是金仙巔峰,不管是去哪兒都應該被待為上賓,可是在中帝山這裏確實被倆天仙攔住,還不敢發作。

以他們倆的境界,想要解決那倆天仙就像捏死螞蟻那麼簡單。

「那兩個天仙可曾有言語辱罵過你們?」趙信淡淡低語,兩位金仙聽后都用了的搖頭。

「說實話!」

殺神白起在後面凝聲低斥。

「王問你們什麼,一切都如實說出來,在王面前你們怎麼敢有任何隱瞞?」

「有。」被白起這麼一斥,兩位金仙中一個稍微胖一些的金仙低語,「確實是說了一些難聽的話。」

「可有說咱們秦國壞話。」

「有!」

「可有說本王壞話!」

頓時,兩個金仙就都將頭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

「好,你們倆就在這裏站着。」趙信靠着座椅輕哼一聲,「本王會替你們討回公道的。」

海風輕拂。

坐在王椅上的趙信不急不躁,手指輕輕的敲擊著座椅的扶手,計算著中帝帝山之人來的時間。

一道身影從帝山之上不急不緩的御劍而下。

「三分鐘。」

趙信低語一聲將手指收回。

談不上多慢。

卻也算不上有多快。

中帝帝山的這位好似並沒有由於趙信到來而態度有着多大的轉變,看他那慢悠悠御劍就能感覺出來。

他並不對趙信有太多的重視。

趙信將這些收入眼帘,卻也未曾做聲。

「秦王。」

差不多又半分多鐘,御劍的仙人才出現在趙信面前,朝着趙信拱了拱手。

「看到秦王,竟敢不跪!」白起神色一怒,仙人微微一笑,「上使不跪下王,還望秦王寬恕。」

「放肆!」

白起猛地朝着前面邁出,蒸騰的血氣就恍若一頭凶獸朝着那仙人撕咬了過去。

仙人抬指凝訣。

掌心前祭出一個羅盤將那血氣震退,而他的羅盤也跟着碎裂向後退出數步,抬頭看向白起的神色中堆滿了忌憚。

「白起,退下。」

眼看着白起好似還想動手,趙信低斥一聲。

「忘了我怎麼跟你說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