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人從手術台上換了下來,他通過了醫院的正規手段,讓我沒有了手術許可權,我回去睡覺,然後又說我沒有醫德,再把我曝光,我tm招誰惹誰了?我連他是誰我都不知道好不好?

陸成心情稍微有點亂,返回到搜索頁面,然後再一刷新,再次出現了不同新聞出處的類似新聞。

但是,最新的一條,卻是讓陸成再次眼神微微一縮。

「被道歉醫生身份曝光,其導師疑似欺師滅祖。」

陸成點了進去,掠過了前面的記者和來源等一切東西。

直接開始正文,赫然寫道:「被道歉醫生,從正面看,應屬於兩日前在dy上蹭熱度,發過玩笑視頻的那個醫生陸某某。為保證個人私隱,以下一切謹用醫生陸某某替代。」

「三日前,醫生陸某某曾因參與過現場急救,並且還在凌晨仍然在院堅持手術,並且在術中被病人的家屬要求更換主刀醫師,所以下班睡覺,被病人家屬冤枉沒有醫德,而暫時走紅於網絡。后病人家屬公開給醫生陸某某道過歉。」

「據本台悉知,被截肢的許某家屬,曾私下與醫生陸某某會過面,並且曾當面向其道歉,並獲得了表面上的原諒。」

「據悉,醫生陸某某系國內某知名醫院的研究生,研究生導師為林某,目前在魔都九院進修,可能有不弱的背景。陸某某之所以來魔都,是因其研究生導師林某,曾於魔都交大就讀。所以才送醫生陸某某來魔都進修,然後才發生了前日的一系列事件。」

「本台曾嘗試與許某的家屬取得聯繫,但對方十分迴避為何道歉的原因!」

「在前日與今日期間,許某的家屬包括許某本人是否受到過威脅?暫時還不得知,但據本台悉,醫生陸某某的研究生導師林某,曾在就讀時,就舉報過自己的導師,且導致導師被撤去教授的頭銜。」

「而據國外類似的事件中,2018年,澳洲紐卡斯爾大學安東尼奧·雷蒙團隊在agronomy在線發表了一篇題為「furtherdisruptiohwayviatheadditioationtothedrb1,drb2ordrb4mutationsseverelyimpairsthereprodupetenceofarabidopsisthaliana」的研究論文,該研究發現drb1ago7花中改變的arf和kan基因表達之間已證明的關係,可以部分解釋雙突變體表現出的更嚴重的發育缺陷。」

「但是,同年11月,安東尼奧·雷蒙的博士生凱特·哈切安(沒有在agronomy文章署名)向agronomy舉報其導師抄襲她的博士論文研究成果。」

「同年12月,凱特·哈切安向紐卡斯爾的科研誠信辦公室提出了正式投訴。去年4月,紐卡斯爾大學大學要求eamens博士親自提交撤回請求。據悉,安東尼奧·雷蒙由於未知原因,已從紐卡斯爾大學離職。」

「inature表示,雖然學生已經畢業,但是導師發文章的時候,相關的署名不能少,畢竟研究工作還是其學生辛勞的產出。」

「安東尼奧·雷蒙給agronomy的回信指出:」

「事實上,我們的手稿或凱特·哈切安的論文中概述的所有項目工作都是在我的實驗室進行的,作為我開發的研究計劃的一部分,由我單獨的資金資助。因此,我看不出我是如何「抄襲」凱特·哈切安的任何數據。」

「此事件最終結果,仍然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借用以上真實事例,僅只是為了表示,為人徒時,尚不懂尊師重道,如果沒有其師,何來他的一切?連老師都舉報,是不是得理不饒人。」

「如今再為人師者,其徒在對方都已經道歉,並且自身都接受了道歉之後,還找到病人去要求對方當眾道歉,這是不是一脈相傳,我們無從得知。」

「但不管是為人,還是為人師,為人徒,我們都應該在合適的契機下,選擇原諒和放下。」

「以上信息均引用於網絡。」

最後,這個作者竟然還特地地講了一句,均引用於網絡。

這明顯就是一篇非常粗製濫造的新聞稿,甚至可能審核都沒審核就發了出來,也不知道發佈的作者到底是為了蹭熱度還是另有其謀!

但是,根據這個不知道來源真不真實的文章,陸成想起來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昨天,鄭康橋他們曾經告訴給他的,魔都交大的四個大神中,來自醫學的這一個。

好像就是把自己的導師給拉了!

如果這個作者並不是捕風捉影,其中有三分真,七分假的話,這個大神,莫不是就是講的林某?

自己的老師,林輝?

若真是因為如此的話,那麼,許世雄給自己道歉的視頻,被錄製下來發佈於網上,就可能不是有人偶然和無意為之了。

再結合方泥馨在林輝來了魔都的那天,和自己的聊天記錄,貌似林輝這兩個字不太討人喜。或許,林輝可能就真的干過把自己的老師給舉報這種事……

那自己現在該怎麼辦?現在這種局面,到底又該如何解決?

許世雄他自己會不會站出來澄清呢?

他站出來澄清,還有用嗎?

7017k一襲白袍出現在擂台之上,那白髮中年張狂大笑,一把將李纖雲搶到他的身邊,「蕭玉寒,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這麼好的苗子你都看不上眼,倒是便宜老夫了!」

話音一落,那陳宮明隨手揮出一道劍氣將蕭玉寒攔住,只見他看向擂台之上的葉青雲,「青雲師侄,還記得師叔嗎?你師父搶了我的掌門之位,今日是不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師父》第一百二十一掌魔教圍攻山門撒托古亞一出現在幻夢境,

頓時就從那種迷糊的狀態里清醒了過來。

祂驚異的看著四周。

然後看著眼前的諾亞。

頓時詢問道:

「難道這裡是你的神國?」

「是的這裡是幻夢境。」

諾亞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看到這個終於清醒過來的傢伙,直接承認了祂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289章不愉快的境界提升 「不,不是。」墨臨安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蒔泱手腕處的鐲子,頷首道:「妖族千年前曾面臨了一場浩劫,那時候,便有一位白衣女子降臨拯救了我們,但當我們想感謝她的時候,能看到的,便只有她匆匆而去的身影,和這手鐲。」

從那以後,無論哪代妖王上位,都需告誡妖族子民們,莫忘此恩,並稱其為尊主。

意為,她比妖王更高的地位。

沒想到,現在竟是讓他再次遇上了,這樣看來,妖界這次有救了。

墨臨安心想着,趕忙將妖界所發生之事一併告訴了蒔泱,期待地合攏起了手,他等待着蒔泱的反應。

在他看來,被稱為尊主的人,應該很是厲害,而落七提醒的不要以貌取人,已然讓墨臨安對蒔泱產生了沒來由的信服。

然而蒔泱聞言卻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便沒有了下文。

抱着墨臨霜走回鳳琰放置了自己抓上的魚的地方,蒔泱嫌棄巴巴地處理著被魚獸弄得髒兮兮的環境,然後招呼著鳳琰和落七坐了下來。

墨臨安都懵了,不敢相信地問道:「尊主,你難道不救妖界嗎?」

「我有什麼義務一定要去救嗎?」

蒔泱剛拿起條魚來準備放上木枝架上,聽到墨臨安這樣說,她啪嘰一下就把魚丟到了火堆里,響聲嚇得墨臨霜抖了一下。

蒔泱面無表情地看向墨臨安,掰起了自己的手指。

「不說多久前是不是我救了妖界,我現在都沒記憶了,就算有,你們不覺得,在我本人未知的情況下給我安了個稱呼,有點過分嗎?」

在她看來,當上了這個「尊主」,有着與妖王同樣甚至更高的地位,那所要承擔的責任也就更大了。

她不過只是給予一次幫助,日後卻讓自己幫助別人成為了負擔,何其過分?

「我,我們……」一時間,墨臨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的確,人家不過只是舉手之勞,當初的妖王卻要因此只給了一個稱號就束縛了人家,的確不該。

從前站在妖族的角度來想,並沒有覺得哪裏不妥,甚至覺得尊主能當此尊主,妖界有難,她幫忙是應該的。

但是現在看來,人家真的本來就沒有義務一定要幫他們。

但……

現在除了眼前這幾位,他還能找到什麼強大的幫手嗎?

單靠他和妹妹兩人,還有那分崩離析的妖界各族,真的可以讓妖族渡過這場劫難嗎?

望着墨臨霜已經跟蒔泱開心地玩了起來,跟其他人也是其樂融融的樣子,墨臨安臉上露出了嚮往,腳步也不由自主地朝那溫暖的火堆靠近了。

剛要走到是,他卻停住了,愣怔於自己的反應,他倏而笑了出來,然後朝蒔泱拱起了手。

「是,多謝尊主教誨,請您放心,稱號一事,臨安許諾,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讓你感到負擔;妖界之難,也絕不會強人所難。」

「坐下。」

看着男人還有着幾分稚氣的臉,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隨着他頷首而聳拉了下來,蒔泱眸子微閃,不由得別過了頭去。

「我又沒說不幫你。」蒔泱嘟囔了一句,低頭摸著呆在自己懷裏的小狐狸,撓了撓她的臉故作小聲道:「去,讓你哥哥幫我們把魚烤了,說不定,我就幫忙了。」

「好!」

小狐狸爽快地應了一聲,正準備去叫墨臨安時,便已經發現,男人已經殷勤地接過了魚,手忙腳亂地烤了起來。

看到自家哥哥這般,墨臨霜咧起了嘴,指着墨臨安捧腹大笑了起來。

然後湊到蒔泱的耳邊小聲說道:「姐姐我跟你說啊,我小哥哥在家中,可是從來不會碰這些的。」

但是……

自從逃亡后,為了照顧她,小哥哥卻逼着自己學會這些生存技能,有時,還低聲下氣地去為她求的一口吃的。

「放心,他以後不會再做這些的。」

聞聲,蒔泱也不知道該安慰什麼好,被墨臨霜一句又一句的「姐姐」叫着,倒是真的讓小姑娘忘記了,她這會也是小娃娃,平時可都是鑽到鳳琰懷裏撒嬌的。

鳳琰也是這麼想的。

莫名牙酸地看着蒔泱和墨臨霜相處的一幕,包括墨臨安都是搶了自己烤魚的活,鳳琰奪過落遞過來的魚肉,直接送進嘴裏撕扯著。

那模樣,看樣子吃的大抵不是魚了。

落七見狀有些無奈,指了指鳳琰手上的魚,嘴角不由得抽搐了起來,提醒道:「姑爺,那是屬下要給您烤的生魚,不是給您吃的。」

「呸,呸唾!」

聞言,鳳琰頓時頓住了,趕忙把嘴裏的生肉吐了出來,張著嘴就給自己灌水漱口了起來。

男人過大的反應不由得讓對面的蒔泱幾人將視線投到了他的身上,墨臨安看了看自己手上已經烤熟了的一條魚,想了想,還是朝鳳琰遞了過去。

「那個,你吃這個吧。」

此時,墨臨安並不知道鳳琰就是鳳族族長,看在是與蒔泱一起的關係上,才下意識地與他交好。

鳳琰看着朝自己遞過來的魚,想說自己不需要。可瞅著蒔泱朝他看過來疑惑的眼神,若是他不接過的話,他又得找理由來解釋自己為什麼吃生魚,想了想,鳳琰還是接過了。

只是啃的時候,比之前更加用力了。

鳳琰踢了踢落七,酸溜溜地嘟囔道:「我突然就不想當這鳳凰了,除了被泱泱當做食材,時不時煮一下,我這鳳凰當的有什麼意義嘛!」

還不如人家這狐狸呢,瞧那軟乎乎的耳朵,可愛的相貌,小姑娘多喜歡。

落七烤魚的動作頓了頓,隨即問道:「人家全家被砍了,皇位不保了,您也想試一下?」

「……」不想。

「鶴稹連當食材的機會都沒有,您要不讓給他?」

「……」不要!

看着鳳琰低下眸子,變得有些不自在的神情,落七挑了挑眉,又問道:「那現在,您還想不想當這鳳凰?」

「要當的……」

·

「這裏是……哪裏?」

「阿泱……」

鶴稹恍恍惚惚地睜開眼,身上靈力耗盡所引起的酸痛,這會最大程度地體現在了他經脈上,讓他險些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背抵著樹木上,鶴稹吃力地支撐起自己的重量,看到眼前這片景象的時候,他眸中閃過了茫然。

寒木春華,桃蹊柳陌。

這會的天,明明該是最熱的三伏天才對,怎麼這裏,還會有如此的景象?

而且……

鶴稹閉起了眸子,仔細感受着這裏適合自己療傷的靈氣不斷往體內鑽去,不由得讓他舒適地放下了戒備,打坐了起來。

只是如他這般謹慎的人,還是在自己的周圍,細心地圈起了一道禁錮,若是外人來了,他便能有所察覺。

不知過了多久,呼呼微風拂過他的臉龐,吹過他鬢邊的髮絲,大概是拂起了些癢意,鶴稹緩緩睜開了眼,結束了自己的打坐。

他掃視了一圈周圍,見這地方還是如自己醒來一般,鶴稹拿出那有裂痕的笛子來,指腹撫過裂痕,他不禁低喃起來。

「看來,對付他那樣的,還是有些太勉強了。」

說罷,他搖了搖頭,將笛子收好后不緊不慢地站起了身,抬眼望向了前方這片異樣的春景。

注意到一棵樹榦後邊好似有抹黑影時,鶴稹凝起了眉,臉頓時沉了下來。

「是你自己現身,還是我親自動手?」他冰冷地開口,腳步悄然地朝之靠近。

聞聲,鶴稹所見的那抹黑影卻沒有反應,鶴稹見狀眉頭不由得皺緊了些,手中幻出一團氣體,他大步流星地朝之邁過去。

只是當繞到樹背後,看到一少年蜷縮著身子低頭打着瞌睡時,鶴稹愣住了。

與其說是愣住,不如說是,想要直接逃離了。

不為別的,面前這少年,是他的親弟弟。

鶴稹眨了眨眸子,噔時覺得有股酸澀感噎在喉間,壓抑的讓他沒法喘過氣來。

看着眼前這完美繼承了母親樣貌的少年,鶴稹不由得想起了尚且年幼的自己,害死了自己母親的場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