猙獰鬼臉陰惻惻的冷看著蘇銘,對著他就是猛地一張口,綠色的鬼霧火唰的一下就噴了出來,轟的一下就要把蘇銘完全的滅掉,而後者倒吸了一口冷氣后,瞬間跳入了牌子後面所寫著的禁地。

「這……」猙獰鬼臉愣住了,他是不能進去的,而蘇銘則是跳進去了。

頓時,這猙獰鬼臉目光無比的陰沉,他眼中更是殺氣爆涌,蹲到了牌子外面后,他憤恨的看著那個禁地的入口。

「你要是不死在裡面,等你出來我也弄死你!有本事你永遠別出來!」

在原地暗暗的罵了后,這猙獰鬼臉便是等了起來。

闖入那牌子後面的空間后,蘇銘其實是有些震驚的,因為這裡的空間,和他原以為的空間,是很不一樣的。

外面是埋骨之地,那裡是成百上千具的亡魂,這裡隨便一個亡魂放到外界都是大魔頭般的存在,而這禁地更是那些大魔頭鬼魂都不敢進來的所在!

只不過這禁地之內,卻是一個荒涼貧瘠的沙漠,這讓蘇銘頓時就愣住了,這裡怎麼跟自己來時候遇到的那個沙漠一樣!

沙漠下面是那個地下城,地下城裡面的禁地又是沙漠?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說自己轉了一圈又從這地下城出去了不成?

正當蘇銘納悶的時候,他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對,這沙子是不燙的,而且是很涼的!

冷的沙子,意味著這裡是沒有太陽光的暴晒!

也意味著這裡絕對不是地上空間,還在地下,但如此之多的沙子,蘇銘想了想后,認為這裡絕對不是天然的禁地,一定是人造出來的。

而什麼人造出了這樣的地方后,又在外面架設了埋骨之地呢,這很明顯是不想讓人進來的。

進來之前,蘇銘更是認真的想了想,他認為就連那手握權杖的光頭老者,都是不知道此地內是什麼東西的!

那個數百人的族,包括那手握權杖的老者在內,他們應該是一致認為,這埋骨之地就是盡頭了,而他們也根本就想不到,這埋骨之地以後,竟然還有著一個禁地。

這片沙漠的入口也是出口,和外面一樣,有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人、神、鬼擅入者死!

蘇銘愣住了,他看向這沙漠,只見這裡放眼四望,都是一望無際的冰冷沙漠,而那盡頭處,似乎是有著一方地穴的!

不對,那絕不是地穴!

蘇銘看到那沙漠的盡頭處,雖然說是有著一方甬道似乎是通向地下,但那個甬道兩側,是建立著兩尊造型猙獰可怖的怪獸巨像,以這個規模來看,這裡似乎是一方大人物的陵寢。

蘇銘想著想著,想不通了,這個地方實在是太神秘了!

繼續往裡面走吧,他倒是想走,畢竟他實在是太好奇了,這個大人物不僅能夠讓的那個光頭老者所在之族都非常的恐懼,連那鬼王群都是非常的驚駭,這絕對是一方前所未有的武道強者。

這樣的武道強者,甚至有可能是上個王朝的,比如大商時代的武者,這樣的人所掌握的都是上個朝代的武道文明,是非常厲害的,他的陵寢又是如此的規模巨大!

蘇銘眼睛眯了起來,這樣的人,那地陵里的陪葬品一定是非常之多的吧!

而且估計寶物是層出不窮的!

但是繼續往裡走呢,蘇銘又完全沒有把握!

往外出去呢,又有那個紫府境超巔峰的鬼臉等著,自己出去了絕對是死,既然裡外都是死,蘇銘索性放棄了探索,而是安心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了起來。

就在他盤膝坐下來后,他發現這個沙漠里,並非是沒有生物的,其實是有的!

時不時的,有著一道道巨型的蜈蚣,和豺狼虎豹,從那地陵裡面出來,然後就像是編隊巡邏一樣,在這沙漠里巡邏了起來。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下意識的就調轉自己體內的血色真氣,但他驚愕的發現,這真氣是無法動用了,就好像是封印了一般。

但問題是,這些真氣又並非是廢掉了,而是暫時性的封印,他愣了片刻后,下意識的想到了一個情況:封魔陣法!

也就是說,這片沙漠所在之地,其實是存在著一個封魔陣法的!

何謂封魔陣法,就是封禁武者體內的真氣元力。

被封禁了真氣元力的武者,與凡人無異,在面對那些巨型蜈蚣、毒蟲巡邏的時候,豈不就是等死嗎?

這一刻,蘇銘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人、神、鬼擅入者死了!

他深吸了一口涼氣后,並未沮喪,而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在進入這裡之前,在黑太極學宮,大師姐如魚那裡,是學過一道體術的。

這個體術叫做殺劍體!

乃是殺戮劍氣和身體內術的結合,也就是說,即使他現在不能動用元氣真力,他的身體,仍然是可以作戰的,他的身體本身就是元氣真力。

蘇銘仍然是具有著戰力的,他算是體修的一種,而體修,自然是不受封魔陣法影響的!

想到這裡,蘇銘心裡無疑是驚喜的!

有機會!

旋即蘇銘徹底就穩住了心,以那些巨型蜈蚣毒蟲來說,它們確實是非常兇殘可怕的,但也是相對而言,那些一身修為在外面了不起,可在這裡的封魔陣法下變成廢物的修士,他們面對這些巨型的毒蟲確實是送死!

但蘇銘不一樣,他是體修,而且不是一般的體修,是劍道體修!

尤其是還是千萬劍道中最具有攻擊力的殺戮劍道和身體體術融合成的體修。

蘇銘徹底不在乎那些巨型蜈蚣毒蟲了,但有一點,即使他能打過這些蟲子,但也沒有必要主動去招惹不是?他還需要專心在這裡修鍊呢。

蘇銘於是開始在這沙漠里找隱蔽的地方修鍊,就在不多時后,他成功的找到了一個洞穴,這裡面是可以隱藏著一個人的,蘇銘認真詳細的考察了這裡。

他認為這裡之前雖然是有人來過,但那個人很明顯出去以後再也沒有回來,應該是死了。

而這裡更是有著很深刻的人為開鑿的痕迹,顯然是那個曾經死去的武者,後來用以藏身之所,而他又為什麼出去了又消失了呢?

蘇銘想了想,就不再去想了,他從內心深處推測出那可能是一個悲劇,因此他便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將這裡又布置了一遍后,蘇銘更是抹除了自己一路來此地的氣息。

同時他又前往了此地的後面,更開發出了幾條密道,可以隨時供他出逃,更是設計出了幾個大殺器性質的陷阱,一旦那些巨型毒蟲發現了他,他還可以藉助這裡所有有利的條件,去向那些來犯之敵發起反攻的。

一切都準備妥當后,蘇銘找來石頭,把這裡徹底封死了,當然他是留著有逃生通道的,不然遇到什麼不測那都是麻煩。

隨著時間的變化,這裡很快也入夜了,蘇銘愣了一下,這地下空間也有著氣象系統在控制?不過很快他釋然了,這裡都有封魔陣法這種傳說級的存在,模擬個氣象豈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盤膝坐下后,蘇銘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將他得來的那些靈氣珠,都是一股腦的拿了出來,這裡面都是積攢著那些紫府境的鬼靈,默默收集了數百年的陰氣的。

這種氣雖然是屬於厄寒之氣,但也是一種非常好的靈氣,是與天地間的陽間氣相對應的。

而且這些靈氣如果攝入過多后,是會對武者自身造成很大的改變的,比如天地炎氣吸收多了以後,武者自身屬性就算不是火系,也會改變成火系之體了。

像這種陰氣吸收多了以後,蘇銘更難免變成了陰魂一類的氣質,不過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哪裡顧得上這些?

唰的一下,蘇銘五掌一捏,就是把一個靈氣珠之內儲藏著的陰氣全部吸收到了自己的身體中,而吸收完一顆之後,他是沒有立即停下的,而是繼續吸收了起來。

他對此似乎是完全不厭煩的,而每吸收一顆陰氣珠,他的身體也是會造成影響的,他的氣質就會增添一抹戾氣。

畢竟陰氣本就不適合陽間武者來吸收,更適合鬼系武者和鬼魂來修鍊。

不過蘇銘現在死馬當活馬醫,他不管自己變成什麼樣子,只要能變強就行,畢竟外面可還有著那個鬼王臉在那裡等著呢,如果自己不夠強,出去就死了,還談什麼修鍊理念和體系?

鬼王臉只是其一,它不過是紫府境的對手,和它打架其實蘇銘壓力不是特別大,他壓力大的主要是來源於禁地最外面的那個光頭老者,此人手裡捏著權杖,又是陰陽境的強者,他身邊還有那個整個族人,如今的蘇銘,自忖自己絕對不是那光頭的對手!

而那光頭,也是要殺自己的!

想到這裡,蘇銘實在是不能釋然了,他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了,力量,自己需要大量的力量,不然,就連命都把握不住,更何談改變命運呢!

修鍊!

還是修鍊!

他抱定了決心,瞬間就進入了忘我的狀態,一顆顆的靈氣珠被他拿到了手中,他瘋狂的汲取著其中的陰氣,他的身體所藏著的戾氣和陰氣也越來越濃厚。

不知不覺間,蘇銘都沒有注意到他除了氣質變化外,臉部也發生了變化,他的眉毛變得長了一些、細了一些、更是白了,而他眼睛里則是出現了一絲灰敗之色,他整個人變得兇狠了很多。

而由於此地封魔陣法的緣故,他這些陰氣全部都沒有供給到自己體內的真氣上,大部分都傳導給了他可以為之修鍊的身體上,殺劍體!

蘇銘能感覺到,自己這一具身體,實在是變強了很多很多,而他更是瘋狂的調集著那些陰氣,永不停止的去灌輸強化自己的身體,而他更能感知到,自己體內,其實是存在著死氣的。

這些本不存在的死氣,都是那些陰氣轉化的,這個現象的出現,讓蘇銘愣住了,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陰氣太多了,都變成死氣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死氣就是死亡之氣,這種氣若是多了,他整個人跟行屍走肉還真沒什麼區別了,蘇銘捏了捏自己的手掌,只見變得非常的堅硬,就好像是殭屍之手!

不過倒是也沒有其他的後遺症,蘇銘距離變成喪屍還遠得多,現在的他只不過是陰氣吸收過多,畢竟凡事過猶不及始終不是一件好事。

偏科了啊。

不過又有什麼辦法!

蘇銘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看自己現在處於一個什麼樣的鬼地方吧,一個連活著都難以保證的地方,這裡到處都是沙漠,還有著恐怖的猛獸轉悠著,更是存在著封魔陣法!

如果蘇銘不是修鍊了那種殺戮劍道融合的體術,那麼他就不能修鍊了,而這個後果是嚴重的!

突然間蘇銘耳朵都豎了起來,他深吸了一口氣,心臟都砰砰的跳動了起來,心臟深處那種源於對生靈生命層次的忌憚開始出現。

這一刻,蘇銘終於知道那些巨型蜈蚣和毒蟲是什麼了,那絕對不是一般的妖獸,而是生命層次很古老的獸!

在這封魔之地,武者不能使用元力真氣,這個意義就是修鍊者成為了凡人,而凡人對待野獸尚有一搏之力,對待古代凶獸那就全無勝算了。

除非這個武者是體修,而體修的存在,卻又是極少的。

實際上,一個體修來到此地的概率是極小的,因此封魔之地可以說是真正的絕地!

「看來若不是我在大師姐那修鍊了殺劍體,恐怕這裡就是我的墳墓了!」

蘇銘是想動用九劫劍的,但他發現此劍居然聯繫不上了,斷絕了溝通聯繫!

只能依靠殺劍體了!

蘇銘臉色瞬間陰沉了起來,何謂體術,實際上就是如同凡人那樣,用最單純的肉身力量去戰鬥,以掌為刀,以指為劍,以腿為鞭,以腳為鍾!

用自己全身的每一個關節部位去戰鬥,而武者用真元打出絢麗的招式,純體修則是用單純的身體去對抗。

而這身體是特彆強化修鍊過的,那指已經不是單純之指,而是元氣化之指,那腿,掌、拳、甚至手肘,全部都是經過了特殊強化的!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他伸出雙臂,只見手臂的邊緣已經浮現出了一層血色,這血色泛著晶瑩剔透的光線,是非常鋒利的!

他的手指同樣的周邊有著血色線條浮現,這些線條上同樣是鋒利無比的。

不僅僅是這些部位,他的手肘那些同樣是有著鋒利至極的血色線條包裹。

除此之外,他這些血色利線包裹著的關節,還有著一股強烈的陰氣如冰雪寒氣般的不斷滲透出來。

蘇銘目光沉了一下,他已經把這些靈氣珠吞了七七八八了,當然如今他只煉化了一部分,他身體深處還儲藏著大量的陰氣。

而此時,這遠處有著一道猶如洪水來襲的瘋狂地裂聲失控般的暴涌了過來,就猶如一條繩子飛出了地面,將地壤都撕裂了!

蘇銘下意識的就一拳打碎了身後的一塊石頭,在沉默了一瞬間后,憑藉本能的反應他迅速的就潛入了進去。

剛潛入那個通道,他剛才所身處的那個洞穴,咣的一下就天塌地陷,化作一片廢墟。

蘇銘從遠處的一個口子爬了出來,他看著廢墟上站著的十幾頭巨型凶獸,見那些不是毒蜈蚣就是毒蠍子,這些巨獸探出爪子瘋狂的插著那片廢墟,就好像是萬箭穿心般的插著。

但是插了好久一會,那下面也是什麼都沒有的,巨型凶獸紛紛是愣住了,隨即它們瘋狂的嘶吼一聲后,無奈不甘的離去了。

蘇銘臉色瞬間陰沉了起來,這些巨獸是可以找到的自己的,憑藉的敏銳的嗅覺嗎?但是又不像是靠嗅覺,似乎更像是有人在給它們報點,雖然說這個只是蘇銘的猜測。

看著這些巨獸離去后,蘇銘深吸了一口氣,硬是將心中那個要和這些凶獸切磋的心思是完全的壓了下來,如今他看樣子是可以和這些凶獸一戰的。

但之後呢,他勢必完全暴露蹤跡,到時候他會面臨那些古代凶獸瘋狂的追捕和報復,而這跟蘇銘的利益是不相符的。

他要的就是一個安靜的修鍊場地,將他從埋骨之地得來的那些陰氣靈珠都瘋狂的消耗掉,將其徹底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還有,他對這陵寢也是很感興趣的,那裡面一定是有讓這整個埋骨之地都恐懼的原因,這種力量旁,不有著讓世間武者為之瘋狂的至寶,他都是不相信的! 「呦,老李,今天我記得不是輪到你執勤嗎?急急忙忙的這是幹什麼去?」

半路上,正在教皇殿裏溜溜達達欣賞雕刻的夏天靈撞見了悶頭快走的護殿騎士頭領。

他本就有着過目不忘的本事,再加上在教皇殿住了六年多,只要有個一官半職的人夏天靈基本都認識。

「見過聖子殿下。」

那名為老李的護殿騎士頭領見叫住自己的是夏天靈,趕忙就要單膝跪地行禮。

剛剛要蹲,他突然想起來夏天靈不喜歡別人給他下跪,又改成了輕輕鞠了個躬。

「聖子殿下,按照您先前的要求,我們剛剛在門外抓獲了一個試圖用舊長老令冒充武魂殿長老的嫌犯,我正準備去稟告教皇大人。」

夏天靈一愣。

先前他就是隨口一說。

曾經被贈與過舊令牌的人武魂殿都已經派遣專人去給換了新的,沒想到還真有人敢拿着舊的上門。

誰這麼勇敢啊?

不會……

是玉小剛那個二貨吧?

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趕忙問道:「老李,你們抓着的那個人叫什麼?長什麼樣?是魂師嗎?」

老李皺着腦門仔細回想了一下,有些不太確定的回答道:「那個人好像說自己叫什麼……玉小剛?」

「大概五十多歲,黑色短髮,長著一張死了老娘的臉,一身布衣。魂力等級大概在二十七八的樣子。」

草,還真是這個二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