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區的夜,長且冷。

房門驟然響起,喻色驚的激靈坐了起來。

墨靖堯眸色一冷,摁着她重新躺下,「你再睡一會,我出去看看。」

墨靖堯走了出去,不過喻色已經睡不着了,索性拿過手機。

隨意的翻了翻,正好看到阿道的信息,也才想起這兩天忙碌,她早先為老人家開的藥方所抓的兩天的葯已經吃完了,需要重新再開藥方。

這信息是阿道昨晚上留的,那時她與墨靖堯生氣,所以沒有及時看也沒有及時回復。

這會看到了,立碼就輸入了文字,「吃過早飯我親自去看阿伯,放心,阿伯的病情只要好轉了,後面就沒什麼大礙了,我再開個藥方,再吃一星期葯也就差不多痊癒了。」

回復完畢,喻色放下手機,開始穿衣服。

這兩天酒店外排隊診病的病患太多,還有要分發物質,墨靖汐的催眠術也要繼續了,所以算起來她今天還是要多忙就有多忙。

那既然醒了就趕緊起床忙起來。

結果,穿着穿着,喻色頓住了,轉頭看門的方向,墨靖堯出去有一會了還沒有回來。

其實她倒不是擔心他,而是這一穿Z服才發現,她還是不會穿……

太複雜了。

讓她看診診病她是內行,但是讓她獨立穿這個Z服,好象真不行。

自己這都穿了幾次了,都不對勁的樣子。

怎麼看鏡子裏的自己都不對。

喻色轉身就到了門前,推開了門,頓時怔住了。

就見門外黑壓壓的全都是便衣。

而墨靖堯則是標桿一樣的站在門前,一看就是在阻止這些便衣闖進她的房間,「怎麼了?」

怪不得墨靖堯半天也不回來,原來是被人纏上了。

看到這些便衣,喻色不由得想起昨天去木風措回程時遇到的那些要殺她和墨靖堯的人,想來那些人暗裏殺他們不成,這現在是明著來了。

只是她還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為首的便衣冷冷睨了一眼喻色,一身的Z服雖然很驚艷,不過明顯穿錯了。

「你就是喻色吧。」

「我是。」她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又沒做犯法的事情,她不怕。

「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理由?」喻色不卑不亢,就算是要被帶進去,至少也要知道原因吧。

「呵,理由難道喻小姐自己不知道嗎?」為首的便衣冷睨著喻色,雖然這女人長的是真的好看,不過這個女人惹上了不該惹的人物,只怕誰也保不了她了。

「我還真不知道,請說。」

那便衣低咳了一聲,沉聲道:「聽聞喻小姐這兩日每天都有為人診病,不知喻小姐可有行醫資格症,或者相關的證件?」

喻色怔住,她真沒有。

深吸了一口氣,她淡淡看向這個質問他的便衣,朗聲道:「我行醫,全都是百姓們上門所求,對於百姓們的病患心有不忍,才會幫忙診病,並不是我開了診所自己明目張膽的行醫,況且,我診過的所有的病人全都是分文不收,我這樣,只是急人之所急,不算是違法吧?」

「只要沒有行醫資格證,就全都是算是違法,而違法從醫,最輕的處罰也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嚴重損害病患身體健康的,處罰更嚴重,跟我們走一趟吧。」那便衣說着,已經拿出手銬就要銬住喻色了。

冰冷的手銬鋥亮的光線射到墨靖堯的眼前,他長腿一步上前,直接就擋在了喻色面前,「誰敢動喻色,先過了我這關。」

「嗬,這位先生,請你不要為難我們的工作,我們只是在例行公事,偵辦違法行醫案件。」

「她分文不取,怎麼就算是違法行醫了?沒有任何盈利目的,而且還白白贈送了中藥,她這是做好事,是急百姓之所急,她這不是違法,她這分明是善舉,只有以盈利為目的的才算是違法。」墨靖堯擋在那裏,絕對不許這些便衣帶走喻色。

「違不違法墨先生說了不算,一切自有法律評判,喻色,請跟我們走吧。」嘩啦一下,幾個便衣又往前上了一步,就要銬住喻色。

「不許。」墨靖堯冷喝一聲,已經與對方對峙了起來,隨時都有打起來的可能。

眼看着現場要暴發,喻色伸手就拉住了墨靖堯,「墨靖堯,我沒有做錯,那便無需動手,否則,反倒是有錯了,我隨他們去調查一下,清者自清,我很快回來。」

「小色……」

喻色安撫的拍了拍墨靖堯的手背,「放心,最多不超過十點,他們就會求着我出來的。」

「嗬,好大的口氣,還想讓我們求着你出來?」旁邊一個便衣冷笑出聲。

「對。」喻色低低一笑,一點也不見慌亂的樣子,她剛剛出來前正好給阿道留過言的,如果阿道找不到她,就拿不到阿伯的藥方,那阿伯今天就要斷葯了。

「不可能,帶走。」那便衣說着,手銬就銬向了喻色。

「住手。」

「靖堯,你放心,我真不會有事的,只是走一趟而已。」喻色再次安撫墨靖堯,同時還給他使了一個眼色,絕對不能打起來,否則,真的就是無錯也變成過錯方了。

因為這不是在山間,而是在法治之地。

墨靖堯如何能答應,他伸手就拉喻色,卻被她身形一閃,直接側身避過,然後只聽『咔嚓』一聲響,喻色被手銬銬住了。

。從白旗國離開之後,蘇雲兮便待在妙妙屋幾個月都沒有出去,一邊訓練精靈,一邊等待著林時的研究。

但現在研究結束,也就意味著終於可以出去浪了,不過也要低調,畢竟在國內,蘇雲兮可是一個大名人啊,就連老家楓城都快成旅遊景點了。

家裡的樹果店啊,還有那楓城一中啊,門坎都快被其他人給踏爛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三百六十六章再遇熟人轟!轟!轟!

項北飛原先想要從左側切進去,但是被黑色強大的鬼須給擋住,虛妄的黑色鬼須比他本體還要強大,顯得更加刀槍不入,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猛然一震,將項北飛震得倒飛了出去。

「好強!」

項北飛撤掉了燭龍眼,因為他也必須靠著感知來調整方向。

可是天一亮,熾六翼

《當系統泛濫成災》第五百九十九章神紋之威!(4000字) 章程天比了個「ok」的手勢,但木清清根本懶得看,抱着病歷就出去了。

但章程天也不介意,精神奕奕地打電話找律師,忙得不可開交。

另一邊。

慕夏回到班裏,方一航和君嶸軒立刻迎了上來。

方一航開口就問:「大佬,你沒事吧?是不是歐陽墨那撲克臉又罵你了?」

君嶸軒張了張嘴,最後只是問:「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慕夏搖頭道:「歐陽墨雖然說話有點難聽,但這一次沒有為難我。他是聽說了我離開了司徒家,怕我沒有經濟來源,所以讓我去填助學貸款申請。」

「貸款?搞那麼麻煩幹什麼?我們直接給你錢就好了呀!」

方一航的大嗓門一出,班裏其他人瞬間都看了過來。

君嶸軒一腳踢向方一航的屁股,把他踹飛后抱歉地開口:「對不起,這小子一根筋。」

「沒事。」慕夏並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君嶸軒見慕夏不介意,開口問:「歐陽墨這次怎麼回事?之前一直針對你,現在又突然幫你,會不會是個圈套?」

慕夏搖頭否認道:「應該不會,我看到申請表上有學校的章,再說了,這東西能設計我什麼?如果真是個圈套,他反而會害了他自己,當他自己當不成老師。」

「也對。那就真奇怪了……」

「也許歐陽墨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可惡吧。」

慕夏話音剛落,上課鈴響了。

這一堂是英語課,慕夏挺喜歡英語老師的,她拍拍君嶸軒的肩讓他不要多想,折身坐回了位置。

宋老師沒有立刻就來,班裏有些鬧鬧哄哄的,但不是在說話,而是在預習今天的英語課程。

預科班的學生,大多很自覺也很愛學習。

這可苦了方一航這個真正的學渣了,他愁苦着一張臉翻著英語課本,翻了沒兩頁就發出了鼾聲。

「……」君嶸軒雖然有些無語,但也見怪不怪,翻開課本預習。

教室的第四排。

坐在靠窗的女生戰戰兢兢,扯了下自己同桌的袖子,低聲問:「怎麼辦啊?我實在是聽不進去課,不會我們馬上就叫進監獄了吧?我好怕,我要告訴爸媽……」

這兩個女生就是謊稱自己腦震蕩。

另一個女生顯得鎮定許多,開口道:「別怕,我們回來之後不是什麼都沒發生嗎?而且你沒聽方一航說的,慕夏現在都落魄到要去申請助學貸款了。我看夜少那時候說那些話也只是嚇唬我們的,他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棄女費那麼多力氣對付我們呢?」

「真的嗎?我們真的沒事?」

「真的!」

「可是……夜少都為了慕夏專門來了一趟,我還是覺得夜少可能真的會把我們抓緊監獄。」

那女生笑着搖頭:「夜少哪裏是為了慕夏來的?他是為了那個打我們的小孩。你不想想,夜少什麼身份,慕夏又是什麼身份?他就算是喜歡慕夏,也只是想包養她而已。一個情婦,他是不會去動用律師的,不然鬧大了豈不是人人都知道了?豪門的人最注重名聲了!」 「是啊,有幾千萬,足夠我後半輩子衣食無憂了,雖然我媽媽去世的早,但是她給我留的東西真是不少呢!」華曉萌點頭,欠欠的說。

「你胡說,這根本不是你媽媽留給你的,分明是留給你舅舅的,我剛想起來,你媽還立過遺囑,裡面說了,她死後所有的東西都歸葉弘所有。」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

華曉萌恍然大悟,點點頭,對著那邊沒走的陳小姐道:「對了,陳小姐不是說隨時可以打錢嗎,這三個人我負責處理,我要三千萬現在打款,可以嗎?」

陳小姐點頭,鬆一口氣,笑道:「這樣再好不過,當然沒有問題。」

話落,打了一個電話,隨後華曉萌手機亮起,銀行發來到賬信息。

她特意將信息打開給楊萍看,「舅媽,你看這個數字,你想不想要?」

「你……」楊萍眼睛都紅了,「你這個目無尊長的東西,我今天就替你死去的媽教訓教訓你,告訴你別人的東西不能拿!」

她氣急敗壞,揚手就要朝華曉萌臉上招呼,不過卻被早有防備的華曉萌輕而易舉的抓住手腕。

「葉弘,你看看你這個不要臉的外甥女,她私吞了三千萬的拆遷款啊!」楊萍沒有想到華曉萌看起來矮矮小小的,沒有攻擊力,手上的力氣卻是出奇的大。

沒辦法,她只好開口喊人。

聽到三千萬的數字,葉弘和女兒連忙走上前,前者想也沒想就去搶華曉萌的手機,不管怎麼說,一對三終究是吃虧的。

華曉萌眼睛微眯,一邊後退,一邊想著要怎麼解決眼前的問題,沒成想撞上一個硬邦邦的胸膛,隨後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頃刻間就將她籠罩。

她心裡一突,下意識的轉頭,看清楚蕭謹言那張漠然的臉,一時間愣住。

「你怎麼在這裡?」

男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大手附上她柔軟的腰肢,輕輕一帶,就將人摟進了懷裡,躲過葉弘打來的巴掌。

驟然出現的男人,讓得空氣都是壓抑起來。

陳小姐等人自然是認識蕭謹言的,誠惶誠恐的上前,恭敬道:「蕭總!」

蕭謹言淡淡點頭,算是回應,繼而眼神看向懷中的小女人,似是在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華曉萌心中腹誹不已,怎麼在哪都能碰見蕭謹言啊!

葉弘一家不認識蕭謹言,可聽到陳小姐的稱呼,一時間也不敢妄動,只是眼眸中嫉妒。

華曉萌剛剛到賬三千萬不說,還認識這麼帥氣又多金的男人,在他們看來,這個總那個總,只要是老總,就一定是很厲害的人。

「剛剛怎麼了?」久久沒有聽到華曉萌說話,沈翔識趣的問向陳小姐等人。

很快,前因後果就了解到了。

華曉萌雙手撐著男人的胸膛,有些不自在,想要離開蕭謹言的懷抱,哪成想男人根本越摟越緊,根本不給她脫身的機會。

「這是你家?」蕭謹言問。

華曉萌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說:「你先放開我行不行?」

「我現在並不想放開你!」蕭謹言回答的直白。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華曉萌無語。

但還是有些惱恨的說:「這是我的房子,但不能算是我的家,而且剛剛我已經收到了拆遷款,現在房子也不屬於我了。」

「你親戚?」蕭謹言抬眼看了葉弘一家人。

「算是吧!」華曉萌悶悶的道。

。 「混蛋,你以為你是誰啊!把我們看成什麼了?」

「背叛之牙」弓濱光一臉囂張咆哮道。

對著余歡就疾衝過去,「就讓本大爺我來教教你怎麼做人吧!」

這不被當眾羞辱的鬥技者中已經有人受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