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等!」 鑒於唐妺這兩天不是看書就是看電腦,宋初晚上便帶着她出去轉一圈,當做是散心了。

臨出門的時候,宋初突然問了一句:「宋江給你的匕首放身上了嗎?」

唐妺:……不就是出門吃個飯?還要帶匕首的?

見她神情異樣,宋初也沒有解釋,「帶上吧,既然是用來防身的,自然是寸步不離的好。」

唐妺看了看自己的拳頭,但終究還是妥協了,既然他這麼說,想來可能會發生點兒什麼事吧。

只是這麼個發展情況,怎麼那麼像生活在幫派年代呢?

兩人在外面吃了飯,唐妺想着去看看孟詩然,順帶打包了份外賣。

如今她已經在網上擁有不少粉絲了,唐妺去的時候還遇到了不少她的粉絲在外面守着等探班。

整個創造營就剩下包括她和方言在內的8名選手了,馬上就要進行新一輪的比賽,現在大家都很忙。

見到她,兩人便迎了過來,孟詩然還一臉得意「我就說妺妺今天會來看我吧。」

唐妺挑起一邊眉,「練習的怎麼樣了?」

孟詩然道:「可以衝擊一下前四。」

方言倒是有些氣餒,「我估計就得停在這一期了。」

唐妺點點頭,倒也沒有說別的。

這種事情向來靠自己努力,再者她也不混娛樂圈,自然也幫不上什麼忙。

陪着孟詩然吃完外賣,又陪着她說了會兒話唐妺便起身離開了。

出去的時候,宋初正在跟誰打電話,看那表情還挺嚴肅。

正要走過去開門,就聽到有人叫自己。

「唐妺。」

她扭頭往旁邊看去,就見王欣雨正站在幾名粉絲面前簽名,這會兒對方的目光正疑惑地看着自己。

她沒搭理,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自從唐妺出現,王欣雨的注意力就放在她身上,此刻見她上了一輛車的副駕駛,突然就想起了之前莫沫跟她說的話。

也顧不上簽名,她三步並作兩步走了過來,想看清駕駛座上坐的人。

但奈何車子已經啟動,壓根就看不到裏面的情況,只能先用手機拍下車牌號。

車裏,唐妺見他表情嚴肅,問:「出什麼事了?」

「謝安那邊出了些狀況,我要去看看,你要不要去?」

之前謝安給她送了禮,人情算是欠下了,如今聽到他那邊有事,唐妺就跟着去了。

若是可以,她順手將人情還了也是好的。

車子在一家門庭若市的酒吧門口停下,之所以說它門庭若市,不過是個規模中等的酒吧,但外面停滿了車子,還有不少人在走動。

下車的時候,唐妺不經意地瞥了一眼,只有一個感覺,那些人都不是什麼普通人,特別是那雙眼睛,東瞄西瞄,彷彿是在找尋什麼人。

宋初顯然也看出了這一點,他冷嗤一聲,「蠢貨。」

唐妺挑挑眉,「這些是你們的人?」

宋初領着她進酒吧,聞言勾唇:「也就謝安那傻子能答應讓這些人加入進來。」

兩人進去的時候,就看到有人在那裏張望,在看到宋初之後立馬奔了過來,「宋先生你終於來了,老大在包廂等您。」

宋初抬了抬下巴:「帶路。」

兩人跟着那人後面進了一間包廂。

門一開,悠揚的歌聲就傳進了唐妺的耳朵。

包廂里此刻不少人,平時放蕩不羈沒個正行的謝安正正襟危坐在沙發上。

一群人則聚眾圍在另一邊,似乎是在圍觀什麼,但從他們嚴肅的神情看來,並不是什麼好事。

中間的酒桌上擺滿了各種酒水,卻沒有一個人喝。

明明是用來開心的地方,此刻卻顯得尤其沉悶。

開門的時候,除了圍在一起的眾人沒有心思搭理,其他幾個倒是看了過來。

見到宋初,謝安彷彿瞬間就鬆了口氣,「宋老大,你可算來了。」

在看到唐妺的時候,他愣了愣,而後瞥了宋初一眼,這才跟唐妺打招呼:「唐小姐,你也來了,過來坐。」

唐妺沖他一點頭,也打了聲招呼:「謝先生。」

「要喝點兒什麼,我讓人去給你點。」

唐妺擺擺手,「我不用,你們先忙。」

謝安這才將宋初拉到一旁小聲問:「你怎麼將她給帶來了?」

宋初看了他一眼,「你可以相信她。」

謝安翻白眼,「這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嗎?這是在執行任務啊大哥,很危險的知不知道?」

宋初:「我會保護好她。」

謝安聞言白眼恨不得翻過去,「那你可要保護好了,若是信息沒錯的話,一會兒指不定會交戰。你可真是個狼人!」

耳聰目明的唐妺:……

交戰,是她想的那樣嗎?

宋初走到唐妺旁邊坐下,這才看向神色有些怪異地跟着走過來的謝安:「說吧,怎麼回事?」

謝安正經了神色,也不遮掩了,他道:「中午的時候,小剛發現了那伙人的蹤跡,但只捕捉到了片刻功夫,還沒有找到具體位置,就被人發現了。」

「我不是叫了宋海過來幫忙?」

謝安朝着人群的方向抬抬下巴,「這不就是我們出現在這裏的目的了。」

宋初明知故問:「你的意思是那些人在這裏?」

謝安搖頭,「我們只查到這裏就斷了,來這裏也就是碰碰運氣。」

宋初又問:「那門外那些智障是怎麼回事?」

謝安絲毫不驚訝,「你看出來了?還不是小剛捕捉到敵人信號的時候被某人知道了,然後讓通知警局人員協助。嗤,協助個屁!就那幾個歪瓜裂棗,簡直就是幾個閃亮亮的大燈泡,敵人要還真的在這裏,那就是他們眼瞎。」

「他們也想撈功?」

謝安不屑地撇撇嘴,「你也知道他那個人,無利不起早,說的就是他。他兒子在警局謀了個職位,他自然要給人鋪路添戰績了。」

唐妺聞言挑挑眉,警局,姓謝,唐妺想到了謝仁。

謝仁不就是警局的處長么。

比謝安就少了一歲不到,年紀輕輕就登上處長的位置,誰人見了不稱讚一聲年少有為?

所以……咳,早該想到才對。

她家小妹妹原來是三大頂級豪門之一的謝家千金啊。

不過聽謝安這說辭,應該是與謝仁不對付。

唐妺腦內浮現出一副豪門公子哥角斗的場面。

「你叫我來做什麼?」

謝安立即掛上笑臉湊到宋初面前嘿嘿笑,「兄弟,現在我找不到人幫忙了,你得幫我。」

宋初往人群那裏看了一眼,又將手伸出來打量著,「要我幫忙查?那可能你得失望了,我現在不碰電腦。」

謝安怪異地看着他,「怎麼,手受傷了?」

宋初不說話,隨他猜。

唐妺則好奇地站了起來朝着人群那邊走去。

宋初看着她的背影,勾了勾唇。

謝安就沒這好心情了,他神色異常嚴肅,「你手真的受傷了?」

宋初:「也算是吧。」

謝安沉下聲音,「什麼叫算是!你這雙手……」

「心理問題罷了。」

其實宋初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問題。

他知道原主會電腦,按理說這種情況下,他也應該會才對,但……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可以知道理論知識,但卻無法正常操作電腦。

謝安臉色難看了起來,「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年?

宋初若無其事的淡聲反問:「什麼當年?」

「你還想蒙我?你以為你不說,我和祁三就不知道了?當年你一聲不吭去了境外,之後重傷回來,問你什麼也不說,雖然我們什麼也沒查到,但也知道事情絕對不簡單!」

沒想到吃瓜還能吃到自己身上,宋初對於這段他沒擁有但謝安卻知道的記憶多了幾分興趣。

但未免打草驚蛇,他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只好道:「既然知道我不願意說,還問什麼?」

謝安恨鐵不成鋼,「你就不想報仇?」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對了,當初你受傷以後就將宋海從O洲調了回來一直不讓他出境,是不是也是和這件事情有關?」

宋初心裏記下了這一點,道:「不該打聽的別打聽,到時候了自然會告訴你。」

唐妺走到人堆的時候,就聽到鍵盤啪啪啪直響。

人群中心,宋海坐在小凳上操作著電腦,電腦上是一副地圖,京城的地圖。

如今這副地圖被縮放大了好幾倍,一個綠點在上面閃爍。

地圖旁邊還有一個小窗口,宋海正在上面輸入代碼。

突然他停下了動作,敲了一下回車鍵,「嘀嘀嘀」三聲響起。

眾人頓時沮喪起來。

「還是查不到,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對方的技術太厲害了,我們這邊的技偵人員根本就不是對手。」

有人甚至回頭事情看謝安,「老大,要不咱們找黑盟的人幫忙吧!」

黑盟的勢力,唐妺之前也了解過了,聽他們這麼說,她突然開口:「你們以為為什麼你能能兩次查到對方的位置?」

這時才有人注意到她。

不過沒有人注意她說的話,而是將注意力都放在她這個人身上。

「你是誰?來這裏做什麼?」

不過沒人回答她,倒是謝安抓住了重點,「你的意思是,幫他們隱藏行蹤的人就是黑盟的?」

「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一開始能查到,現在卻查不到了,只能說明前後出場的人不是同一個,不過若是對方是誠心要驢你們,那倒另說了。」

。九霄回了他:「是陣法,可以從別的地方將東西傳送過來。」

知百曉還是不明白,九霄又解釋了一句:「這些陣法和你算到的災難有關。」

這下知百曉徹底明白了。

即將到來的災難,並不是天災,很可能是人為。

而且,籌劃了很多年。

楊贈月和陳加兒緊緊盯著海底的那個陣

《末世大佬忙種田》142章,血色的陣法 聖皇曆新生月二十八日。

這一天,於東水早早地來到那家修補魔術禮服的那家店,詢問修復情況。

「哦,是那位自由業者!」店員在看見於東水那看一眼就難以忘記的面容后,就立刻想起前天來訪的客人。

在那之後,她們也都知道這位長得簡直就是國民偶像級的客人是什麼身份,背地裏曾不止一次惋惜為什麼有這麼好一張臉蛋要去干自由業者這種刀尖舔血工作。

如果是成為一位吟遊詩人,想必很快就會達到被皇帝接見的程度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