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輪抽籤,由於已經淘汰了一半的人,還剩四百三十一支簽,簽號改為只剩下一號到二百一十六號。

人數是單數。

這意味著,有一個人將會沒有對手。

按照規則,每逢單數,抽到單簽的這個人,無須比武,自然晉級。

一號到二百一十五號都有兩根簽,唯獨二百一十六號,只有一根簽。

抽到二百一十六號的人,可以免戰直接晉級。

簽盒是特使材質煉製的法寶,可隔絕一切神識查探。

霍雅涵把手伸進簽盒,指尖微光一閃,悄然掉落一個元神小人,那是她以陰神境元神凝聚出來的探童。

不是什麼高明手法,但沒人會料到一名參會弟子居然會擁有連長老都不具備的陰神境元神。

探童四下一走,簽盒裡所有號子頓時一目了然。

霍雅涵紅唇微微上揚。

還好,還在。

隨後,她把玉手抽出,將手中號簽呈現給一旁的傳功弟子。

細長的竹籤上,寫著的數字赫然是:二百一十六。

傳功弟子一愣。

這名紫芝峰的唯一弟子,居然這麼好運的嗎?

比武繼續。

「霍雅涵怎麼還沒到?」

「這都快結束了,霍雅涵人呢?」

隨著時間推進,始終沒看到霍雅涵的眾人都開始著急了。

到第二輪宣布結束,還沒等到霍雅涵上場的眾人,才總算意識到,她就是抽到二百一十六號的那個幸運兒。

「不是吧?」

「她又雙叒叕不戰而勝了?」

「有這麼好運氣的事情?」

「是黑幕嗎?」

「哪有這樣的,她運氣也太好了吧……」

「難道是天意,不讓紫芝峰易主?」

「嗨,僥倖而已啦,逃過頭兩輪,難道還能一直好運到最後,直取第一?」

……

對於眾人的議論,霍雅涵和徐小天均未往心裡去。

這對師徒心裡清楚地很。

霍雅涵不戰,不是她僥倖,而是她的對手躲過了一劫。

對於霍雅涵來說。

她只是懶得和這些小嘍啰動手,太欺負人。

那種感覺,就像是讓她一個成年人,去揍三歲小孩。

大可不必。

第三輪抽籤。

還剩二百十六人,一百零八個號簽。

「這次沒人可以不戰晉級,霍雅涵逃不過了。」

眾人放心了。

凡事可一而再。

不可再而三。

這次,總可以看到期待已久的霍雅涵出手了吧?

「請十八號選手登場!」

聽到自己的號子,一直靜靜站在那裡的霍雅涵,在眾人驚喜的歡呼聲中,雲淡風輕地上了台。

在他對面,一個瘦高的少年跳動作瀟洒地跳上高台。

少年剛一出場,就引來廣大少女的尖叫。

驚嘆於一眾圍觀女弟子的反應,徐小天也著重留意了一下這名少年的容顏,確實尖嘴猴腮長得很帥。

比之自己,也只是差了不到十萬八千里而已。

「是個男的……」

「可以打起來了吧!」

「可別下手太重啊。」

「喂!胡千,對師妹好一點啊!」

眾人開始起鬨。

「白岳峰,胡千。」

「紫芝峰,霍雅涵。」

雙方見禮過後。

「比武開始!」

傳功弟子一聲令下。

「小師妹,對不住了,我的那個很大,你忍一下。」

說著,胡千一翻手,掌心之中出現一柄巨錘,上刻一字:千!

這是他的家族專門為他打造的神兵,內藏雷靈珠,有天然聚雷的功效,威力驚人。

胡千高高舉起電花迸濺的巨錘,體內真元力激蕩,剛要發力,卻突然兩眼一瞪。

下一刻。

「噗——」

他張口噴吐出一口鮮血,隨後兩眼一白,身子一軟,就頹然倒在了地上,很大的巨斧也轟然一聲,重重摔在了擂台上。

一時間全場嘩然。

「怎麼回事?」

「我靠,他也懷孕了?」

「這都行!?」

傳功弟子見狀,立即上前檢查。

「傷重,無戰鬥能力,白岳峰胡千,退場!」

一番搭脈聽診后,傳功弟子高聲宣布,「紫芝峰霍雅涵,勝!」 程憐情失蹤第二天,秦林再次去了,程家找程老爺子問程憐情的消息,現在她唯一會聯繫的就是這個爺爺了。

覃宇那邊也找不到程憐情的蹤跡,讓他愈發的心煩意亂。

「放心,她沒事,十分鐘前已經給我發了消息。這丫頭倔歸倔,但不會做出太讓我們擔心的事情。」程老爺子解釋道,也明白其實最主要還是發給秦林的。

「對不起….」

「沒事,憐情這孩子想通了自己就會出現。還有,我要去澄江市一趟,以後程家就靠你和憐情了。」

程老爺子澆了花,突然間帶著訣別的口氣。

「澄江市?大財閥又做了什麼了!」

「昨天晚上你廢了財茂對吧?我理解你的心情,年輕人有血氣是好事,但以後還是不要那麼衝動。大財閥那邊來電話了,我會去給個交代。」程老爺子說道,看來是打算犧牲自己換取兩人的平安!

大財閥的勢力遠遠不是四大家族能比的,以華程集團現在的實力根本鬥不過,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秦林明白后,讓程老爺子又給大財閥打了電話過去。

「我是秦林!」

「你就是秦林?很好,昨天晚上廢了我兒子,還敢打電話過來?」那頭傳來個中年男人的聲音,語氣冰冷。

「這是我的事情,和程老爺子無關。」

「呵,你以為你逃得掉?無論是你還是程家,都要付出代價!」

兩人的談話並不順利,秦林早就料到這點。

「老爺子,我要出去一趟,程憐情麻煩你多注意下。」

「什麼?你要去哪?」

「澄江市!」

當天下午,秦林就帶著覃宇來到大財閥總部的澄江市,就入住在大財閥旗下的酒店。

那些人恐怕想破腦袋都想不到秦林會主動過來,而不是想辦法逃離大財閥的報復!

這次過來,秦林還帶來了五億資金。

「秦大哥,大財閥的資料都在這裡了。」

覃宇將查到的資料交給秦林過目,內容不少。

「可以啊,覃宇,這麼多資料?」

「這些是我從藍田集團內部花了一百萬買來的,也沒有費什麼力氣。」覃宇抓了抓頭髮。

「藍田集團?原來如此。」

秦林之前已經有過了解,大財閥和藍田集團是澄江市的兩個商業巨頭,雙方爭鬥了多年也沒有結果,所以看到華程集團崛起,才想吞併壯大實力,徹底打垮藍田集團。

既然是爭鬥多年,肯定早就把對方的底細摸清楚了,倒是讓秦林省去調查的麻煩。

「大財閥的勢力很複雜,產業不僅在澄江市,全國各地都有生意。而且他們採用的是分封制,財家佔有一半以上的股份,其他的都是投資商,每年銷售金額達到五百億!這種模式很難從外部破解,更何況我們只有五億資金。」

「我當然知道,這五億可不是拿來收購他們的。」

別說是五億,就是把整個華程集團都砸進去也沒用,大財閥的資金鏈固若金湯!

當然,資金鏈是鐵板一塊,但不代表家族內部也是鐵板,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和爭鬥!

第二天早上,秦林準備了很久才出門。

「秦大哥?」

覃宇看著秦林,足足愣了好幾秒才認出來,因為他臉上安裝了假體,又特意化了妝,和原來的樣子大相徑庭!

「怎麼樣,你覺得大財閥的人還能認出我來嗎?」這是秦林在狼牙團學習的偽裝技能,好久沒用了。

「我都差點認不出來,更何況是他們呢,哈哈。」

「走吧,去找一個人。」

兩人出發,來到了大財閥集團附近的一家餐廳。

秦林不光易容,還特意穿上了貂皮大衣,脖子上戴著金鏈子,手上戴著金手指,只差沒有在臉上寫著有錢兩個字,怎麼看都像是暴發富的感覺。

而他在這裡是為了等一個人,大財閥的建材項目經理財大保!

他是個眼高手低的傢伙,雖然是財家的人,卻得不到重用,只給了個建材項目經理做。

澄江市的建築行業早已經飽和,基本上賺不到什麼錢,還要自己去拉業務,屬於吃力不討好的活。

「人來了!」

此時一個穿著西裝,三十餘歲的男人走進來,看起來死氣沉沉的。財大保每天都會來這裡吃早餐,然後去上班拉業務。

「老闆,今天我們去哪裡看看啊?」覃宇按照劇本開始對話,聲音故意很大。

「不知道啊,聽說藍田集團的建材部門不錯,先去看看吧!」

秦林回答道,又帶了點方言,更像是暴發戶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