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宰了他們!」陳玄一臉冷酷,以他和羅美鳳兩人聯手這群大羅天宮的人能活?

「你們走吧,這件事情會有一個了結的。」羅美鳳深吸一口氣,然後她對著陳玄搖了搖頭,如果在這裡殺了大羅天宮的人,勢必會把大羅天宮的其他強者引來,她不想為陳玄帶來麻煩,有些事情她要自己解決。

「哼,羅剎女,這件事我大羅天宮不會就這麼算了!」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執法長老帶著兩名戰神境強者離開了。

見此,陳玄心中有些憋屈,不過羅美鳳如果不出手的話,單憑他的實力還無法對抗這群大羅天宮的強者,如果老陳頭在這裡的話,他絕對會讓這群傢伙從世上消失。

「秀秀,你沒事吧?」羅美鳳轉頭看向冷芊秀。

「媽,我沒事。」說著,冷芊秀滿臉疑惑的看著羅美鳳,今晚發生的一切讓她心中的疑惑太多了。

陳玄也盯著她,這個女人的秘密現在應該可以浮出水面了吧?

大羅天宮?

這是什麼勢力?

見此,羅美鳳苦笑一聲,說道;「秀秀,你跟媽進來,我有話對你說。」

冷芊秀走了進去。

眾人也都走進飯店,羅美鳳帶著冷芊秀去了樓上。

瞧著那實則是母女,但是看上去就像一對姐妹花的兩大美女消失的背影,穆雲姍心中有些醋意,白了陳玄一眼說道;「這就是你說的超級大廚,看來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剛才她可是好生打量了羅美鳳一番,人美,成熟,渾身上下都充滿著一股熟/女的誘/人風情,而且更關鍵的是還有一對超級兇器,很大很飽/滿!

「什麼不是一般的大?」陳玄狐疑的看了眼這丫頭。

「呵呵,雲姍妹妹,某些男人看來是在金屋藏/嬌了,好一對誘/人的母女花啊,不過的確很大,那位大美女至少都是F級了!」寧芷若滿臉不屑的看了陳玄一眼,其冷艷的臉上有著嘲諷之色,在她看來說不定這對母女花已經被身邊這個男人給吃了。

聞言,陳玄頓時恍然大悟,旋即他白了寧芷若一眼說道;「娘們,沒憑沒據的話你可不要亂說,阿姨和秀秀是在這裡幫我經營飯店的。」

不過說歸說,他腦海中還是想起了上次羅美鳳洗澡從衛生間出來差點摔倒的場面,那次他就不小心握了一把,貌似他一隻手完全沒有掌控得了。

「哼,誰知道某人經營這個飯店是什麼想法?」寧芷若冷哼一聲。

「大壞蛋,你老實告訴我和她們是什麼關係?這兩母女到底是什麼人?剛才又是怎麼回事?」穆雲姍盯著陳玄的側臉。

陳玄聳了聳肩,說道;「丫頭,我跟秀秀和阿姨就是關係好而已,至於她們是什麼人我怎麼知道?」

「哼,我看你就是居心不良!」穆雲姍瞪了他一眼。

見此,陳玄也懶得和這小丫頭解釋。

十分鐘后冷芊秀才從樓上走下來,也不知道羅美鳳對她說了些什麼,其看向陳玄的眼神有些閃躲,臉色也紅紅的,更有些複雜的神情在裡面。

「秀秀,阿姨呢?」陳玄站起來問道。

冷芊秀深吸一口氣說道;「陳玄,我媽讓你上去。」

上去?

往哪上呢?

孤男寡女的在樓上想幹嘛呢?

穆雲姍咬著貝齒,不過她又不好阻止陳玄。

寧芷若往陳玄胯下掃了眼,提醒道;「某些人的褲腰帶可要勒緊了,可別經不起誘/惑小心擦槍走火。」

靠,這娘們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呢?

陳玄很無語,朝著樓上走去。

來到樓上后,陳玄並沒有在客廳裡面見著羅美鳳。

「阿姨……」陳玄試著叫了聲。

「進來吧,門沒鎖,我在床上。」一個房間裡面傳來了羅美鳳的聲音。

聞言,陳玄內心一盪,在床上?阿姨這是想幹啥了?

陳玄試探著推開門,只見羅美鳳果然躺在床上,燈光下,她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見此,陳玄心裡一驚,急忙走過去說道;「阿姨,你受傷了!」

羅美鳳苦笑一聲說道;「執法長老已經是乾坤境中期,與他相比,我終究還是差了一點。」

這也是她剛才不想動手的原因,真打起來後果難料!

若不是依靠著八部天羅功,她支撐不到現在。

此刻,羅美鳳已經不想對陳玄隱瞞什麼了,陳玄是一個武者的事情其實她早就看出來了,只是一直沒有說破而已,而且她也知道陳玄應該也發現了自己的秘密,既然對方沒問,有些事情一直這樣就挺好。

但是現在,這些事情需要放在明面上了!

「阿姨,你別動,我給你看看。」陳玄給羅美鳳探了探脈搏,內腑受傷,傷勢不算輕的。

見此,陳玄立即說道;「阿姨,你把上衣脫了,我給你扎幾針。」

聞言,羅美鳳臉色一紅。

陳玄又補充了一句;「不用全脫。」

羅美鳳深吸一口氣,反正自己在這小子面前已經沒什麼秘密了,何須在意!

旋即,羅美鳳脫掉了自己的衣裳,只留下一件貼身衣服,安靜的趴在床上。

陳玄立即給羅美鳳施針,雖然這種傷勢以羅美鳳的實力完全可以在一個星期內恢復過來,不過有他施針的話,一個晚上就可以了。

感覺到那隻大手在自己的背部移動,酥/麻、觸電般的感覺讓得羅美鳳只感覺嬌軀不斷顫/抖,不斷的衝擊著她的理智。

她有種想法,如果這隻手永遠屬於自己該多好?

「小傢伙,阿姨漂亮嗎?」鬼使神差的,趴在床上的羅美鳳問出了這句她彷彿很久就想問的問題。

聞言,陳玄一愣,回應道;「漂亮,很漂亮!」

一瞬間,羅美鳳只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被融化了,她一把抓著陳玄的大手,緊緊的抓著,那張背對著陳玄的臉,羞紅的嬌艷欲滴!

感覺到羅美鳳的異樣,陳玄眼神一顫,一間房,兩個人。

一種可怕的衝動在這種環境下彷彿愈發強烈,讓陳玄都快有其他不軌想法了。

「阿姨,不可以!」

。 「你是不是看得太快了?看得清嗎?」

「你不是說,不打擾我看書嗎?」

「呃……問問,我就問問。」

「我看書速度比較快。」於修說遠,離這個老爺子遠了些。

老爺子:「……」

怎麼感覺我好像惹人煩了?

隔了幾天,老爺子就發現,他沒有再在書店碰到那個小夥子了。

也許,是真的隨便翻翻,給翻完了吧。

另一邊,於修買了一大堆材料,在山裡的實驗田那裡研究了起來,花了小半個月功夫,才將章薇所需要的「於修版溫室大棚」給弄了出來。

雖然不如21世紀的那個好,但看著怎麼都比章薇弄的界石要更加「科學」一些。

章薇見了,略微滿意。

反正這東西,也不是真的要用,不過是用來「唬」人,讓一切更具有說服力一點罷了。

章薇並沒有拆掉界石,反倒布置了一些時間流速度類的陣法,還在裡面種植了一些別的東西進去。

接下來,兩人就沒時間再在山裡呆著了,因為過年了。

這段時間,於老太太和章奶奶一直以為二人在忙著賣魚的事情,哪知道二人成天不見人的根本不是在賣什麼魚,而是在折騰他們的「實驗室」,盡量讓它顯得科學些,以後在面世的時候,免得嚇著外人。

至於賣魚……

於修當慣了大佬,自然不會忘記發展幾個小弟,讓對方幫忙忙活。

如此,即使下線的下線被抓到了,也摸不到他頭上了。

一,可以確保他的安全;二,可以保證收入來源;三,他也有時間陪某個人培養感情,不是嗎?

這個年,不管是於家也好,還是章家也好,相較於別人家,過得還是比較滋潤的。

畢竟,章薇運氣好,給兩家「撿」了不少肉食。再加上於修在外面做二道販子,偷偷給兩邊的二老塞吃的,把兩個老太太的柜子塞得特別豐滿。

不管是於老太太,還是章奶奶,手裡有了糧,那心裡就跟吃了糖似的,特別歡喜。

春節一過,章薇和於修便再次往山上跑了。

這次,章薇一把種子灑下去,重新補了更多的植物,搭配著隔壁的魚塘,直接將兩片實驗區搞成了「生態循環系統」。

再用聚靈陣之類的東西一催,三兩個月,這個生態農業循環系統就大變了模樣,成了桃花源一般的存在。

於修嘴角一抽,只能咬牙幫她把溫室大棚、肥料、房子、飼料之類的東西給補齊了。

於修懷疑,章薇這輩子就是來折磨他的,否則怎麼會盡干這種「漏洞百出」的事情?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裡面有問題嘛。

一邊補,於修還不得不給自己找一條退路,那就是隔三叉五地跑鎮上的書店、圖書館,然後又跑收廢鐵的地方,買了一堆破爛……

於是,肖老先生最近苦惱了,因為他發現,他最近好像遇到了一個特別「鬼才」的年輕人,可這個年輕人不搭理他,怎麼破?

他每次靠近的時候,人家都會來一句:「你打擾我看書了。」

不是,小兄弟,我就是想看你在看什麼。

還有啊,你去年年末的時候還在看在棚,怎麼開春就改看機器人,看計算機了?你這跨度,是不是太大了點?

哦,對了,肖老先生髮現,他還看到這小子看過房屋建設。

肖老先生:「……」

一而再,再而三,來來回回拖了兩三個月,肖老先生實在受不了了,帶上了自己的助理,直接把於修給攔了下來:「小子,我們聊聊吧。你放心,我不是壞人。」

於修也知道時間差不多了,淡定道:「壞人又不是在臉上寫壞人兩個字,誰知道你是不是?」

助理無語:肖老先生看著哪裡像壞人了?

我看你看著才像,好嗎?

肖老先生已經跟於修打了一段時間的交道,對他有些了解,對於天才的這點小毛病完全不在意,十分和氣地說道:「你說得對,你要是不信,我把證件掏給你看,我可以保證,我絕對不是壞人。」

如此,這才把於修請到了旁邊的飯店。

肖老先生還特地開了一個包廂,將自己的所有證件都遞給了於修,讓他好好查查,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壞人。

於修也就大概看了一眼,道:「真的假的我也看不出來,說吧,你到底找我什麼事?你都盯我大半年了,我可告訴你,我是有未婚妻的人,你別說什麼看上我了,想把孫女介紹給我之類的。」

肖老先生哭笑不得:「你想多了,我沒有孫女,孫子到是有一個。我一直盯著你,還不是因為我跟你說話,你老不理我嗎?」

於修皺眉:「我又不像你,是吃公家飯的,我每次出來都是抽空出來的,本來就耽誤農活了,要再跟你說話,那我還看不看書了?」

這話,說得可不客氣。

旁邊的助理一聽,差點都罵了出來:肖老先生跟你說話是耽誤你時間,你知不知道肖老先生是幹什麼的?

他出來,才是真的耽誤時間。

不過家老先生就在旁邊坐著,助理即使不滿,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憤怒地盯著於修,覺得這小子有點傲,不討人喜歡。

於修對人的情緒很敏感,看了他一眼,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這次出來,就是來釣這個肖老先生的,他也將重點放在了肖老先生身上。

果然,於修一說看書的事情,肖老先生便立即入套,馬上問起了於修看書的事情。於修看書的時候,不僅沒有避著肖老先生,還故意讓對方看到他看了哪些書,因此肖老先生問起來的時候,就跟如數家珍似的,非常清楚於修看了哪些書。

正因為清楚,所以肖老先生才感覺到驚訝。

於修道:「我看那麼多書,當然是有用了,誰沒事閑著看那麼多書?」

「可你看的範圍有點廣,那麼短的時間看那麼多書,你確定你吸收得過來嗎?人年輕,喜歡學習是好事,但貪多嚼不爛,學習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巴拉巴拉,肖老先生苦口婆心,就怕於修有那麼好的天賦浪費了。

現在國家缺人才,他巴不得於修能夠早日成材,報效祖國。

可人才,急不來。

。 盜不空緩緩的從國主的背後走出,冷眼看着國主,輕鬆自在的感覺此刻蕩然全無。

「欸呀呀,這個國主也太不小心了,這麼輕易的就被我殺掉了呢。」

盜不空臉上掛着笑,眼神卻沒有任何笑意,比起快樂,他看起來跟多的是痛苦。

「你知道嗎?這個殘暴不仁的國主,為了自己的私慾,殺了我的全家,搶奪傳家寶,我僥倖躲過一劫,不斷的訓練自己,學習各種技能,等的就是這麼一天。現在,終於等到了。」

徐錦倒是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還有這樣的經歷,他剛想做到盜不空的旁邊安慰一下他,整個宮殿就劇烈晃動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