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饕餮看到九御毫無預兆的九把奚淺扔了進去,有些擔憂。

「你不給她任何心裡準備,她會……」

「我給她準備,想殺她的人會嗎?」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御獸訣上面的內容生澀難懂,但陳長安學起來,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困難。

這並非是他的資質多高,而是當他認真看完一行那個蝌蚪文後,在下面就會出現一段隱藏信息,將這一行的意思更加通俗易懂且詳細地解釋一遍。

陳長安並沒有消耗太多精力和時間,只是按照這「翻譯」去做,便熟練掌握了御獸訣的第一卷。

御獸世界的秘籍無數,像御獸訣這樣的功法並不算稀有,卻是最難練成的!

御獸訣共分五卷,其中第一卷又名白虎訣,第二卷又名玄武訣!

由於年代久遠,只有殘卷散落在各地,包括陳長安手中的,也是殘卷,只有原本十分之一的威力還不到。

不過,他能夠看到隱藏其中的玄妙,可以更好的進行理解,全部修鍊成功,甚至能夠發揮到御獸訣的三成威力。

玄蛇洞內,陳長安盤膝而坐,煞有其事地修鍊著御獸訣。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地睜開了眼,淡淡地吐出了一口濁氣。

「雖然我已經理解了,但能夠發揮多少威力……」陳長安喃喃地說了一句。

「嘩!」

玄水池上,一道黑柱衝天而起,緊接着,那似乎被染黑了的鬼面天蛛從水柱內沖了出來。

「阿朱!」

陳長安見鬼面天蛛出來,臉上帶着喜色。

戰獸:鬼面天蛛

等級:二品高階(201/2000)

特長:戰鬥

技能:天絲纏繞(附毒、致幻)、玄絲囚籠

狀態:精力充沛

性格:活潑

屬性:暗+40;光-0;毒+109;冰-0;火-0

默契度:97

御獸師:陳長安

簡介:承受過玄水洗禮,使其具有極強的抗毒能力,並且大幅提高了攻擊力!

進階方向(隱藏信息):

P1:玄天蛛:提高採集效率、大幅提高攻擊力!(等級達到四品可進階)

P2:邪眸魔蛛:八目齊開,天地色變,大幅提高攻擊力!(等級達到四品后,使用吊睛魔虎之心、吊睛魔虎精血可進階)

鬼面天蛛的屬性增強陳長安是早有預料的,但萬萬沒想到竟然又領悟了一個技能,而且進階方向的選擇也發生了變化!

「太強了!」陳長安不由得嘆聲說道。

「吱吱!」

鬼面天蛛看着陳長安,再次發出了那種怪異的聲音,陳長安自然聽不懂鬼面天蛛的「語言」,但御獸師與自己的戰獸心意相通,當即就明白了鬼面天蛛的意思。

「我?這水可有劇毒,我下去了,怕是渣都沒了!」

「吱吱!」

「這……」

陳長安的臉上出現一絲遲疑。

他不禁轉頭,看了看不遠處那漆黑如墨的玄水。

「咕嚕!」

陳長安做了一個吞咽的動作。

鬼面天蛛居然讓他去玄水池裏泡個澡,說只要泡上五個小時,就能……強身健體,百毒不侵!

「我確信泡完了之後可以百毒不侵,問題是……能活着出來么?」陳長安還是有些猶豫。

若是吃點苦頭他並不怕,問題是他這脆弱的小身板能否扛得住!

畢竟,在此之前他只是一個上班996,下班宅在家,平時除了走路再沒有任何鍛煉的打工人。

沒有鬼面天蛛的保護,他甚至連一品低階的普通戰獸都打不過!

這樣的身體素質,能夠抗住那玄水?

陳長安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鬼面天蛛,出於對自己戰獸的信任,同時陳長安也想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一點,至少在下次危機來臨時,自己能有那麼一絲絲的自保之力!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干就完了!」

陳長安鼓起了勇氣,大步流星地向玄水池走去。

「嗖嗖嗖!」

他還沒走出一米遠,身前出現了一道道蛛絲結成的巨網。

陳長安眉頭微皺,轉頭看向鬼面天蛛:「怎麼回事?不是讓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鬼面天蛛直接使用了玄絲牢籠,瞬間將他包裹在內,直接投入了玄水池中。

「靠,原來是這麼玩的……」陳長安的聲音斷斷續續。

最後,整個玄蛇洞,再次寂靜了下來。

「吱吱!」

鬼面天蛛看向了海靈龜,眼神中帶着一絲狡黠。

海靈龜十分擬人化地露出了畏懼之色,並且又向後挪動了一些距離。

不過它的速度相較於鬼面天蛛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

「嗖嗖嗖!」

一個巨大無比的「牢籠」直接困住了海靈龜,並且同陳長安的境遇一樣,被拋入了玄水池中。

看着一人一龜先後被丟入水中,鬼面天蛛露出欣慰的表情,然後自己再次進入玄水池中。

現在對鬼面天蛛來說,池裏的玄水對它的作用已經不大了,但聊勝於無,反正等陳長安和海靈龜出來,可需要不短的時間!

……

玄水池底,陳長安站在鬼面天蛛結成的玄絲囚籠中,那些漆黑如墨,甚至帶着一絲粘稠感的玄水,並未滲透進來。

只是有些許黑氣附着在圓形「囚籠」的內壁,並向陳長安的身體緩緩滲入。

陳長安只是感覺呼吸有些沉悶,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任何感覺。

他原本以為,會經歷一場生不如死的折磨,像小說里形容的什麼洗經伐髓,脫胎換骨,提升「境界」,都是通過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才能完成的。

而他,除了覺得有些無聊外,還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觸。

這主要的原因,還是有鬼面天蛛結成的玄絲囚籠,抵擋住玄水的「烈性」,讓陳長安和海靈龜可以逐漸吸收適應。

無事可做的陳長安,緩緩閉上了眼睛,腦海中開始回憶御獸訣殘卷一和殘卷二的內容。

這兩卷的內容並不多,他已經完全印在了腦海之中。

「若真的能夠修鍊到最高境界,與戰獸融合為一體,那戰獸的實力會提升一倍還多,而自己也可以更加安全!」

「不過……融合戰獸對身體的要求太高,將來不論是鬼面天蛛還是海靈龜都會進階,隨着它們實力的增強,想要和他們融合,我也必須有更強的身體素質……」

數個小時之後,在陳長安不知不覺中,周身的玄絲囚籠已經不見了,他完全與玄水接觸在了一起。

【御獸師在玄水的作用下,抗毒+3】

【御獸師在玄水的作用下,抗毒+3】

……

【海靈龜在玄水的作用下,毒性+3】

【海靈龜在玄水的作用下,毒性+3】

【海靈龜晉陞為二品戰獸——海靈巨龜!】

池底,陳長安睜開了眼睛,現在這玄水對他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了。

而且海靈龜也晉陞為二品,雖然手裏沒有玄靈蛇之心,不過用玄靈巨蛇心替代應該問題不大。

就在陳長安準備向上游去的時候,眼前一黑,好像被什麼死死地纏住了一般。

他從未如此近距離地感受到死亡,哪怕是遇到巨紅蟹,哪怕是被六條玄靈巨蛇圍困,都沒有讓他產生這般強烈的死亡氣息!

「阿朱……小綠……」

陳長安無法說話,只能在心底瘋狂的吶喊。

此時,他的身體已經逐漸變形,只要再等上幾秒,就要徹底斷了生機!。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這麼說……倒也沒錯。」

在聽完阿木的話之後,諸位部落首領全都低聲交談了起來。

「肅靜!」

見狀,阿彪急忙出聲呵斥了一句,而後對着眾人說道:

「如今事情已經很明顯了,不聯合起來,咱們非但要遭受飢荒的威脅,還極有可能會遭到宜國的攻擊,被他們抓起當奴隸,永生永世地奴役起來!」

「但是聯合起來就不同了,只要聯合起來,咱們就有與宜國一戰的實力!只要咱們能夠擊敗宜國,那麼咱們非但能夠獲取救命的糧食,更是能夠反過來奴役宜國的男人,讓他們幫咱們開田種地。諸位,這一加一減,那可是天上與地下的區別啊!」

「這……」

聽到這話,諸位首領再次交頭接耳討論了起來。片刻之後,一個首領出聲說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問題是咱們聯合起來就真的有能力與宜國抗衡嗎?據我所知,咱們這十二個部落加起來,男人攏共也就五百餘人罷了。雖然在總人數上不少於宜國的軍隊,但是他們畢竟裝備精良,而咱們的戰士卻大多沒有趁手的武器。不僅如此,咱們的戰士連皮甲都沒有幾件。在這種情況下,咱們真的有能力與宜國相抗衡嗎?」

「是啊是啊,我們怎麼可能會是宜國的對手呢?」

「我部落中雖然有戰士58人,但是其中有12個之前逃亡的途中就帶了傷,就算強行讓他們上陣,他們也是發揮不出什麼戰鬥力來的。其他部落我不知道,但是想來應當都差不多,每個部落應當都有幾個帶傷的戰士。這樣算下來的話,咱們可以動員的士兵總數只怕連四百都不到。這麼點人,怎麼和宜國打嘛?」

「對啊對啊!」

「我也是這個意思。」

「要我說要不咱們還是逃吧,只要咱們逃得足夠遠,這宜國就肯定追不上咱們!」

「有道理。」

「肅靜!」

眼見眾人討論的方向越來越離譜,阿彪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出聲喝道:

「嚷什麼嚷什麼?這仗還沒打呢,你們就怕成了這樣!」

「這不是我們怕啊,而是對方的人數實在太多,咱們不是對手啊!」

有不服氣的部落首領回應道。

「是啊是啊,強行打起來,這和送死又有什麼區別呢?」

一旁有部落首領附和道。

「不就是人嗎?瞧你們那害怕的樣!」

Leave a comment